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覆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買車

覆手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白家的深宅大院。
    “白總。”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道:“這官司已經不能打了。”
    白素大怒:“不能打,一直說不能打?為什么不能打?我孫子難道就這么白死了?”
    老者道:“案子已經開過庭,法庭已經做出終審審判。結論是郭小王開槍屬合法合規的行為。我們現在告他,因為有這樁庭審結論,法院甚至不會受理我們的狀紙。”
    “憑什么?”
    老者耐心道:“郭小王的第三顆子彈擊中了一輛SUV,SUV的車主起訴郭小王,要求其擔責和賠償。這和我們起訴郭小王的理由幾乎一樣,都是因為郭小王開槍原因。兩者都屬于民事訴訟,在已經有結論的情況下,是不會再開庭的。假設法庭受理我們狀紙,并且我們贏了官司,那法律的基本公平準則將被打破,法律將會一文不值,甚至可能‘碘伏’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同樣的官司,普通人輸了,有錢人贏了,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白素道:“她的車壞了,我的人死了,能一樣嗎?”
    另外一位中年人再補充解釋:“白總,我舉個例子,高速路上,一輛車因為碾壓地面的自攻螺絲,前輪爆胎,導致一輛車被刮傷,一輛車駕駛員死亡。這時候刮傷的車主起訴駕駛員,法院裁定,爆胎屬于意外,屬于意外交通事故,雙方對這起交通事故都無責,讓原告起訴高速公路進行索賠。死亡的駕駛員親屬再起訴爆胎的駕駛員,因為法院已經裁定爆胎駕駛員無責,所以不會接受同樣理由的訴訟。”
    白素急問:“能抗訴嗎?說這次判決不合理。”
    老者道:“白總,這是民事訴訟,原被告沒意見,外人是沒有辦法抗訴的。就算現在原告后悔也已經來不及。因為在法庭上她表明不再上訴態度,承認了法庭的判決結果。我們現在能做的就只能告警方,這種情況下是不會有人擔責,警方會根據法律法規對白少進行補償,比如喪葬費等……白總……”
    白素一手按壓太陽穴,一手讓老者別擔心,許久緩過勁來道:“這是警方設的圈套。”
    中年人道:“根據我們的了解,這件事應該是郭小王伙同其朋友,也就是原告律師一起演的戲。閃電襲擊,一庭結案,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白素問:“原告律師叫什么?”
    老者回答:“曹云,高山律師所的律師。根據我了解,他們不是朋友,我猜測應該是郭小王想的點子,讓人出錢雇律師這么干。”
    “曹云?很耳熟。”白素皺眉。
    一名年輕女子湊近一些道:“二少爺三女林落的男朋友。”
    “和她媽媽去了高巖的林落?”
    “是的。”
    白素道:“這件事不可能就這么算了,你,先打電話讓二少爺馬上回來。先安內,再攘外……一命還一命,這才是天理公道。”
    最后一句話,霸氣側漏,在場人紛紛低頭回答:“是。”
    ……
    庭外,曹云接電話:“我們現在不方便見面,感謝先存著。另外,小姑娘是很熱心和配合的,我當面一說她就答應了,但是你好意思讓人家貼錢?……你給也不行,會被人抓住證據和把柄……我貼錢?我TM傻啊……我掛了。”
    曹云掛電話,上前幾步,和司徒巖握手:“司徒先生,幸苦了。”
    司徒巖笑呵呵道:“這點子你也想的出來?不過想的很好。如果是白家做原告,后果不堪設想。法律,只能相對公平,實在做不到絕對公平。”
    曹云道:“也幸虧警方請了司徒先生做對手,知道我想干什么。換了別人,還不知道怎么折騰呢。”
    司徒巖回應笑了笑,而后臉色慢慢嚴肅道:“曹律師,這件事不可能就這么結束。我會建議警方對公眾通報案情。你自己也留意和小心一點。白素我挺熟的,雖然不至于把白水易的賬算到你頭上,但是你肯定也是她遷怒的對象。她是有身份的人,不會讓‘六芒’找你麻煩,但是會不會欺凌下高山律師所就不好說了。而且老弟,最重要是你的前途多少是會有影響的。不說以后白家的業務你接不到,那一片圈子的人恐怕都不好接觸。”
    曹云感激道:“謝謝司徒先生提點。”
    司徒巖點點頭,道:“我車到了,如果有時間,就到我律師所喝茶再聊。”
    “恩。”曹云和司徒巖握手,目送司徒巖上車離開,這才招手讓云隱把車開過來。
    上車,庭審的云隱先贊一個:“真黑,我現在算是看明白你們這些玩法律的人,真黑,真心黑,白家死了最寶貝的人,被你輕輕一攪合,連一句說話的資格都沒有了。”
    曹云解開西裝扣子,微笑:“這是佩服我呢,還是在罵我呢?”
    “佩服,純粹佩服。事實很清楚,白家律師團一旦開動,小郭絕對擋不住,畢竟小郭方面存在有一些問題的。”云隱道:“不過我佩服的不是你的手段,而是你的為人。你和小郭不算很熟,你的女朋友卻是白素的孫女,佩服,佩服。”
    “我特?”曹云當即瀑布汗,臥槽了個去,自己怎么忘了這個利益關系了。曹云從來沒把林落當白家人,而且就交往還有林落的生活軌跡來說,也沒有白家的痕跡。曹云納悶:“昨天我約會時候提到這件事,林落也沒有提醒我一下。”
    “對不起,我不應該佩服你,見色忘友……”
    “廢話,見友忘色是基佬。我問你,你結婚后去你家喝茶,你老婆給我臉色看,我一怒之下踹你老婆一腳,你會不會扶起老婆對我說:云哥,踹的好,我老婆就是缺管教。”
    “一腳把你踹到西伯利亞去。”云隱想想,曹云的話也有道理。他有已婚男子的朋友,他對待朋友的妻子如同對待朋友的老爹老媽一樣,客氣,客套。云隱道:“走,去挑車,首先要咨詢下你的意見。”
    “啊?”曹云道:“我把要求都告訴你了。”
    云隱回答:“第一批貨是我車隊俱樂部的,這些車多是豪車,改裝過,而且經常被暴力駕駛,你要的話,隨便去車隊選一輛,辦個手續過個戶就可以了,免費。但是什么時候會死我就不知道了。”
    曹云翻了下白眼。就算沒有駕照,也可以在專業的賽道上開車。車手駕駛汽車,是盡可能的壓榨汽車的各種性能,久而久之,汽車三大件自然會出現各種毛病。這種車是非常不安全的。
    云隱道:“第二批是二手車市場,以我的專業能力,我可以幫你選一輛好車。但同時我也得告訴你,二手車不代表白菜價,只是針對目前新車的價格進行一定的折扣。你如果要買這類二手車,我勸你直接買新車。”
    云隱道:“第三批還是二手市場,年限超過六年的車,這類車相對比較便宜。如果運氣好還能找到十年以上的,性能不比新車差太多的好車。前面一個好車是整體質量,這個好車是超高性價比。我想想,十年前的三十萬汽車,現在萬把塊左右就可以拿下。”
    云隱道:“第四批還是二手市場,泡水車。”
    “去死吧你。”曹云道:“你就擔心弄不死我是嗎?”
    云隱道:“不,你不知道,很多車主本身是小白,他們汽車泡水之后認為自己的車就變成泡水車。泡水車分成兩種,一種你知道。還有一種是在靜止狀態下短暫泡水。由于東唐二手車市場非常規范,只要浸泡過水,都歸類為泡水車,這類車價格真正的白菜價,而且還沒有人買。如果一輛車在靜止狀態下短暫泡水,而后不再打火,拖車拉走送修,這些汽車的核心還是好的。”
    曹云道:“以我的知識,就算引擎等是好的,儀表,電路,零件有可能會生銹,最少會有損傷。”
    云隱道:“你忘記了,我剛才說的第一批貨。車手暴力駕駛,摧殘的不是電路,而是底盤,發動機和變速箱。”
    “你意思是改裝?”曹云恍然,東唐所在國家是允許改裝車上路的,只要不影響安全駕駛,動力都可以改裝,只要通過安全檢測,就可以上路。甚至手動檔改成自動檔都可以。曹云道:“你意思是買泡水車拿走核心,用你車隊的報廢車進行改裝?”
    云隱點頭:“沒錯,這是最省錢的,能獲得一輛性能最好汽車的唯一辦法。我車隊停車場那些汽車只上賽道,平時只有駕駛位坐人,真皮后座之類的為了減輕重量,甚至都會拆下來扔掉。”
    賽車俱樂部內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有天賦和車技的人,這類人是俱樂部簽約的車手,俱樂部會提供汽車給車手訓練和比賽。還有一類就是云隱這樣的人,自己玩車,他屬于俱樂部會員和車手雙重身份,這類人必須是富豪。第一類人通常很難混出頭。按照正常程序,他們首先要參加比賽,常見的汽車拉力賽,汽車賽道賽之類,取得成績后才可能被俱樂部看中。。
    這些就需要錢,有錢你才可能練車,才可能體現出天賦來。舒馬赫四歲就開始練卡丁車。諸如拉力賽的賽車,每輛動則幾百萬。有車手說自己不是富二代,又說自己從小接觸卡丁車后迷上了賽車。實際情況是,卡丁車俱樂部的會員費,訓練費等都是非常昂貴的。
    說的這么詳細,實在夠意思……
    曹云深吸口氣,道:“你個白癡,老子說了一百遍,就想買一輛便宜點的代步車。你巴拉巴拉一大堆……”除了這點外,因為應酬等關系,曹云才會追求本身更為昂貴的汽車。
    云隱一口氣沒上來,許久才緩過來:“知道了哥,我們現在去二手車市場直接買一輛。”這種人怎么可能知道速度與激情,怎么可能感受到澎湃的動力,怎么可能是自己朋友。連汽車都沒有追求,堪比一條臭掉的咸魚。
    沉默幾分鐘,云隱忍不住問:“你是不是還要追求油耗?”
    “恩,另外保養費要低,正常開十年沒有什么毛病。”
    “那就東唐本地品牌。”
    曹云道:“不是說東唐牌車是紙糊的?”
    云隱不想爭論道:“是不是紙糊的大家是不是還在爭論?”
    “沒錯。”
    云隱道:“油耗,保養低,小毛病,是不是沒有爭論?”
    “沒錯。”
    “那還說個屁……不過,你們高巖市的東唐品牌汽車存在被‘煙割’的情況,不能一概而論。”云隱補充說明。
    ……
    兩個小時后,曹云有了自己的汽車,過程很簡單,看中之后,辦手續,搞定。中間花費的時間有很大一部分是云隱檢查時間。不過云隱對于開這種車一點熱情都沒有,一邊檢查一邊嘆氣:這什么破車?
    汽車是白色,耐臟。外觀還不錯,B型車,空間也足夠大。但是內飾非常簡陋,巴掌大的中控屏幕,沒有一點奢華之氣。駕駛方面,油門踩到底也沒有多少推背的感覺。但是這車開起來很舒服,很順,頓挫感很小。
    四十萬公里的八年老車,新車售價是二十到四十萬,這輛二手車只賣兩萬元。在云隱建議下,曹云開車去了修理店,更換了四條輪胎,上底盤裝甲,發動機護板等,再花費大約五千元。
    有車了,就有想法了。首先是高山律師所的位置不行,最近的停車位在兩公里外,距離搬到紅蝦大廈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汽車會改變人的習慣,有車后,很多人不去沒有停車位的超市,即使這家超市的東西物美價廉。要去某個地方,總是先考慮停車位的問題。
    買車的當晚,云隱和曹云一起吃飯,順便呼叫了高山杏和陸一航。最近高山杏最頭疼就是距離搬遷律師所到紅蝦大廈只有兩個多月的時間,要不要搬?一旦搬了,肯定需要大規模的招兵買馬……考慮到租金的問題,不招兵買馬也可以,不過高山杏不是這樣看待的問題。既然搬到市中心,就必須有一定的檔次。律師所的檔次不僅在律師的質量,也要求有質量律師的數量。
    這又要面臨諸多問題,伴隨律師增加,行政部等人手自然要增加。高山杏也必須放棄自己律師的身份,轉職做一名老板。律師所的老板要將律師所接到的案子分發到最合適接案人的手上,這點尤為關鍵。
    晚餐,話題從曹云的汽車停車位開始,衍生到了律師所轉型的問題。也是高山杏第一次公開提出這個問題。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覆手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