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金幣即是正義 > 第一百十四章 那就是兔子!

金幣即是正義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到達后臺,巨山和魂之炎公會的雙方早就已經準備就緒。
    在看到人魚之歌進來之后,兩支公會的人早早就已經站起來。
    而被選定出戰的雙方公會成員則是早已經摩拳擦掌,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
    “我之前還有些懷疑。但我真的想說,當初商定獲勝者只有一百枚金幣的獎勵,實在是有些少了。”
    馳雷會長晃了晃手指,一些閃電在他的指尖閃爍——
    “你們人魚之歌還真是厲害,竟然真的能夠辦成這場集會!而且人那么多,你們至少可以賺個五六百金幣了吧?”
    可可聳聳肩,笑了一下,從裙子的腰帶上拔出鋼鐵法杖,對著那兩名首戰成員施加詛咒。
    忌廉倒是抱著雙臂笑道:“羨慕吧?雖然我們公會小,可我們會長可不簡單!”
    吉斯這位會長倒是點點頭,一臉認可地說道:“就算是在泄湖城,也不可能有公會能夠做到動員整個小鎮這種事情來。你們的會長真的很不簡單,他究竟是什么來歷?這么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樣,看起來也不像是魔法師。”
    人魚之歌成員們互相看了一眼,紛紛閉上嘴。畢竟之前泄露自家會長什么都不會可是吃了大苦頭了。
    但布萊德終究還是忍不住,笑著說道:“我們會長只是一個畢業于老滕樹學院的學生,除此之外,沒啦。”
    “老滕樹學院的畢業生……現在都那么厲害了嗎?”
    吉斯轉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喃喃自語道:“如果我可以讓我女兒也去上老滕樹學院的魔法系的話……唉,想什么呢,那可是一筆大錢!不過……如果這次贏了的話,說不定……”
    另一邊的馳雷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兒子,擺出一副兇相臉:“臭小子,聽到了沒有?人家是老滕樹學院的畢業生!高材生就是那么厲害!這次贏了之后我就送你去首都讀書!你一定要給我爭一口氣回來,聽到沒有!”
    羅伯特十分靈巧地向旁邊閃過,一臉嘿嘿笑著點頭。同時,他略微看了一眼對面的那位寒冰魔法師,眼神中閃爍出些許不一樣的光彩。
    看看時間,現在已經差不多了。外面也不知道艾羅說了什么,人群再一次地開始歡呼!
    伴隨著天上的煙花璀璨,震耳欲聾的掌聲從外面猛地傳了進來。
    忌廉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拿出一個標著1號一個標著2號的袖章給那兩名即將參加戰斗的公會成員戴上。圣餅則是抬起手在兩人的胸口略微按下。
    “現在!讓我們有請此次公會戰爭的主角!有請巨山公會的吉斯·爆錘會長,以及魂之炎公會的馳雷·費爾會長帶領他們的公會成員登場!”
    伴隨著再一次響起的轟動掌聲,兩支公會成員帶著些許的僵硬,從一旁的建筑走出,沿著通道緩緩走進競技場的中央,在兩邊站好。
    無數的火把將整個競技場照耀的如同白晝!四周圍觀群眾那一雙雙期盼的眼神更是如同聚光燈!
    在艾羅的介紹之下,人群中爆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歡呼聲!
    這些充滿崇拜與鼓勁的歡呼聲讓兩支公會差不多全都陷入慷慨激昂的情緒,腦海中除了對對方的仇恨之外,竟然真的產生了些許想要好好打這一場的沖動!
    介紹完畢,除了那戰斗成員之外,雙方公會沿著通道退回建筑內。而艾羅也是在最后一次鼓動雙方的情緒之后,功成身退,快速地退入后臺,迎接自己的公會成員們。
    “準備好了嗎?”
    面對艾羅的提問,圣餅立刻將法杖往地上一敲,等待那兩名即將戰斗的成員身上猛地散發出一陣光芒后,他點點頭。
    忌廉也是站在看臺邊緣,一邊緊緊盯著那正在調整呼吸的兩人,一邊沖著后面豎起大拇指。
    布萊德點點頭,和芭菲兩人一人拿著一把小刀,隨時準備刺向那兩只被綁的結結實實的鉤齒鼠。
    至于可可嘛,也不知道她是受不了明天的早中晚飯,還是純粹孩童心性想要看看外面的戰斗,一溜煙地就跑了出去,趴在護欄邊緣興奮地看著。
    眼看這一切都已經準備完畢,艾羅一臉欣慰地向著那邊扮演裁判的小烈酒老板豎起大拇指。
    嗶——————!!!
    伴隨著一陣口哨聲,鵜鶘鎮有史以來舉辦的第一場公會戰爭,就在這圣夜祭的歡樂氣氛下隆重展開!
    隨著那兩名戰士以如同狂風一般地移動后接觸,刀刃碰撞再次分開,這精彩絕倫的戰斗讓這些沒見過什么世面的人們看的是大呼過癮!掌聲一浪高過一浪!
    看著如此盛大的場面,艾羅知道,自己今晚恐怕要興奮地失眠了。
    ——1301年12月30日,圣夜祭,伙食費:-5銀4鐵,服裝費:-1金,結余:7金7銀6銅1鐵(贓款結余:34金7銀7銅,門票售出:1021張,總計31金5銅)
    叮當當當~~~~
    不管任何時候聽,這個聲音都是那么的動聽,那么的讓人身心舒暢。
    盡管已經熬了一整個通宵,但艾羅現在卻是覺得神清氣爽,再也沒有比現在更加精神的時候了。
    他不斷地將那些錢幣從袋子里面拿出,然后丟下去,聽著錢幣之間互相撞擊所發出來的悅耳聲音。對于現在的艾羅來說,這恐怕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為美妙的音樂了吧。
    可惜……
    “嗚嗚……真的不想……真的不想分啊……!”
    一想到這些錢在兩個月后就要一口氣分給鵜鶘鎮一半,雖然這個條件是自己當初一口答應下來的,可真的要把錢掏出去的時候,還是會肉痛啊!尤其是這些明明已經進入自己口袋的錢。
    帶著些許感傷,又帶著些許興奮的心情,艾羅十分矛盾地看著錢袋中的這些金幣。在反復看了許久,對著里面的這些金屬圓盤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之
    inject()
    后,他才算是稍稍收斂起自己的精神,將錢袋收好,放進柜子下面的保險柜中。
    昨天的比賽精彩程度超乎艾羅的想象,原本他以為最多也就是像自家的布萊德和忌廉戰斗時候的那種表現,可真正看了之后他才算是了解到,兩名兩個公會的頂級戰士之間的戰斗,究竟是多么的華麗而精彩!
    那讓人眼花繚亂的劍技,一瞬間出現在這里,一瞬間又出現在那里的殘影!還有那一劍下去整個競技場上得狂風都會隨之被撕扯開來的強大壓迫感。
    雙方的實力彼此之間只是在伯仲之間,戰斗也一直持續到最后一回合。一直到最后幾秒鐘,巨山公會的戰士才終于看準一次對方十分渺小的失誤,一劍劃過對方的喉嚨。
    魂之炎公會的戰士不幸就此落敗,艾羅記得很清楚,當這位戰士因為詛咒而渾身乏力,不得不躺在地上的時候,他的眼神中是多么的不甘。可以想象,如果在這最后的幾秒鐘他能夠再警惕一點的話,說不定這場勝負就會顛倒過來吧。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戰斗結束之后,巨山公會領先十分。
    但在比賽結束之后,圍觀這場戰斗的所有人都熱烈地鼓起掌。即便是對于那位失敗的戰士也是同樣報以最熱烈的掌聲。
    這種拼盡全力,最后奉獻出精彩比賽后獲得的掌聲,或許也可以稍稍平復這位落敗戰士的不甘與懊悔吧。
    艾羅一邊贊嘆,一邊幻想著自己公會的成員將來也會變得這么強。嗯,一定會變得那么強的!一定!
    但也正是因為這無與倫比的精彩比賽,這場戰斗所能夠起到的宣傳作用大大超乎自己的想象。
    在比賽結束之后,那些觀眾們甚至都不肯退場。每個人都高聲呼喊著再來一場,再來一場!
    艾羅不得不親自出面向眾人解釋現在時間晚了,希望各位能夠好好回去休息。
    可既然沒有看到下一場比賽,但眾人隨后要求立刻購買下一場比賽的門票。
    對于這種熱烈的要求,艾羅除了驚訝之外,也只能感嘆自己這一次的寶,總算是押對了。
    “不知道門票制作的怎么樣了。”
    艾羅看著手中的工作手冊,上面還有許多之前日子里沒有時間搞定的細枝末節的問題等待去處理。
    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門票,現在艾羅有信心把這場門票賣出一個好價錢。這樣的話,兩個月之后自己說不定真的可以在不虧本的情況下,還好好地賺上一筆呢!
    可正在艾羅整理著手中的工作手冊,準備從柜臺后面走出來的時候,一旁的廚房門卻是突然打開,可可如同一頭受驚的野豬一般從里面沖了出來,頭也不回地沖向大門口。
    “怎么了?”
    艾羅微笑地問了一句。
    這個小女孩扒著大門,大半個身體已經出去了,只有一個腦袋還往這邊探頭探腦,大聲而緊張地喊道:“我是不會被騙的!絕對不會!我昨天看的清清楚楚!你們別把我當成小孩子!我可沒有那么好騙!”
    聽到這個小丫頭這么吵吵鬧鬧地叫,艾羅不由得再次望著廚房大門。
    此時,忌廉身上披著皮質圍裙,雙手拿著用來肢解動物骨頭和肉的大刀走了出來。在看到這邊的艾羅和那邊一臉警惕的可可之后,這位盜賊只能沖著自家會長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
    艾羅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立刻面帶微笑地望著那邊的可可,緩緩說道:“可可,你不相信忌廉,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嗎?那哪里像是鉤齒鼠啦,你想多了呀。”
    “不!那就是鉤齒鼠,肯定就是!”
    可可依然扒著門,一副認定了的模樣——
    “會長哥哥!你答應過我的!你答應我不會吃魔獸的!我不要!我絕對不要吃鉤齒鼠!昨天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你們將兩只鉤齒鼠綁住,然后布萊德和芭菲時不時地往那兩只鉤齒鼠身上劃兩刀!我可可今天就算餓死,就算離家出走,就算脫離公會也絕對不會吃那鉤齒鼠一口!!!”
    艾羅略微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笑著說道:“唉……可可,你不相信忌廉,難道連我都不相信嗎?昨天殺掉的鉤齒鼠已經處理掉了。你要想啊,那兩只鉤齒鼠是在經歷了戰斗之后,身上流了很多血,經歷過很多掙扎之后才死掉的。這樣的肉質光是想一想就知道很難吃,我怎么可能讓我的公會成員吃那么難吃的東西呢?”
    “所以,今天早上忌廉拿回來的真的是兩只野兔啦。雖然都扒了皮,你可能認不出來了,但扒了皮的野兔真的長這個樣子的啦。”
    “今晚,我給你烤野兔吃好不好?很香甜的,你的會長哥哥烤東西的水平還是有一點的嘛~~~”
    艾羅說的很輕柔,也很溫和。
    在這和緩的語氣之下,扒著門的可可略微有些猶豫,那雙大眼睛顯得有些游移不定,一時間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繼續相信自家會長。
    猶豫了半天,她才稍稍往公會里面探進來一點點身子:“你……說真的?那真的是兔子肉嗎?會長哥哥,你不騙我?”
    眼看這個小丫頭開始有些相信,艾羅立刻加把勁。他聳了聳肩,將手中的文件抱起,說道:“我騙你干嘛?騙自家公會成員那么有趣啊。實在不放心,你今晚就自己嘗嘗。如果你能夠從那些鉤齒鼠的身上嘗出哪怕一點點的茅坑的味道,你就算今后再也不吃飯了我也不會管你。”
    隨后,艾羅沒有給這個小丫頭仔細思考的時間,直接就走出公會大門。
    而可可看到自家會長如此肯定地保證,原本的那些決心也在這一刻慢慢消磨掉了。
    她有些將信將疑地看了看遠去的艾羅,再看看這邊依然無奈苦笑的忌廉,想了很久之后,這才略微遲疑地點了點頭,走進公會。
    艾羅躲在遠處,看到可可重新回到公會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
    接下來,忌廉這個盜賊對付一個小女孩應該算是輕輕松松了吧?自己也好放心去工作了。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金幣即是正義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