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完美騎士 > 完美騎士第8部分閱讀

完美騎士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林飛所習練的第九處最基礎的內家功法,就是其中的一門。
    藏書室是一個真空室,沒有空氣的流通,更不會有氧化作用。這里面所有的書籍,都是紙質書籍的原件。
    當然,藏書室的隔壁,就是一臺完全獨立與網絡之外的單體電腦——里面存儲的,就是藏書室內所有的書籍掃描件。
    這臺電腦,也需要至少b級權限,才能訪問相應的內容。林飛之前習練的內家功法,只不過是這臺電腦當中,最基礎的一種功法罷了。
    而林飛此時卻將藏書室里面所有的資料,全都一網打盡,實在是所有人都無法想象的。
    體內的智腦核心飛速運轉,來自華夏文明的內勁修煉體系資料,對達利來說,是一種全新的修煉體系。
    達利數據庫當中收集到的其他文明的能量體系修煉方法,一般是在體內開辟能量通道,運轉能量循環,直到最后能夠吸收外界能量,引起體內能量產生質變的過程。
    而華夏文明的描述當中,那些能量通道原本就在體內存在,只不過有地通道堵塞了而已。
    天資不凡的人,能量通道天生堵塞較少,修煉速度就相應比較快捷,所謂的廢材,也只不過是因為能量通道堵塞較多,無法疏通罷了。
    對比達利的資料,林飛隱約覺得,這里面蘊藏了一個巨大的秘密。
    地球一直以來出現的很多神秘現象,似乎也可能與這個秘密有關。他甚至覺得,整個地球此時如同閉關鎖國,一旦打開了那一道鎖,從外界進入的,有可能是彬彬有禮的君子,更可能是垂涎三尺的餓狼。
    哪怕是九級文明,體內所謂的開辟的能量通道,也不過九條而已,而華夏經絡之說,卻提出了二十條經脈的說法,并且通過內勁修煉,這些經脈完全有跡可循。
    這是了不得的秘密!
    林飛知道,若是讓宇宙的九級文明獲知地球擁有如此強悍的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經驗,傾宇宙之力,都會要得到這樣的一份完全的資料。
    宇宙太危險了!
    一時之間,林飛腦海內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他不知道地球需要多長時間才能跨入星際文明,更不知道是否早已經有外星人來過地球,獲知了華夏的經脈學說的相關知識。
    林飛只明白一點:對于萬千早就跨入星際時代的宇宙文明來說,地球只不過是剛剛蹣跚學步的嬰兒,卻擁有了讓人極為眼饞的蛋糕。
    在那些更高級的文明面前,地球文明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資本的掠奪,在最開始的階段,從來伴隨著的,就是罪惡與血腥。
    經脈學說,若是出現在任何一個比地球高級別的文明,都是驚天動地的秘密。
    想到這里,林飛的嘴里滿是苦澀。
    地球的工業化進程,還無法實現大規模的星際航行,眼下也只不過是在近地的衛星月球上,做一些試驗性的科考工作罷了。
    靜下心來,林飛將紛亂的思緒塞入腦海,感知到葉不凡的動作,他站起身來,若無其事地朝著訓練場另外一角的射擊場走去。
    第二十六章陰謀
    京城郊外某山林當中。
    這一天,突然間來了不少的驢友。
    他們大多背著行囊,穿著輕便舒適的登山靴,雖然是夏季,每個人穿著的卻是長袖的防風服。
    山林當中的天氣,似乎比炎熱的京城要涼爽不少,這些驢友們,都帶著漆黑的墨鏡,在山林當中肆意的穿梭,時不時地驚起一兩只野兔或是山雞。
    雨后初晴的山澗,水流潺潺,其間夾雜著些許的落葉、斷枝,間或有幾只調皮的魚兒,竄出水面,呼吸著水面的新鮮空氣。
    若是不注意看驢友們墨鏡背后那精光閃閃的眼睛,眼前的一切,都仿佛一幅世外桃源的畫卷,充滿了山青水綠天藍藍、草青花紅水更幽的味道。
    葉不凡關上自己辦公室的門,摁響了那一部紅色電話機的免提鍵,“七號!開始吧!”
    “是!”
    一個沉悶的聲音回答道,林飛能聽得出來,聲音的主人,似乎在刻意地壓抑著自己的聲音,頗有些甕聲甕氣的光景。
    監控室處在林飛的領域之內,他能很清楚地看到,基地附近的驢友們,似乎在若無其事地靠近著這個基地。
    目前在監控室內的,正好是葉不凡的親信。其中一名工作人員,從上衣口袋當中掏出一盒香煙,輕輕敲打幾下,從煙盒中摸出來一支煙,用打火機點燃了它,美美地吸了一口。
    他沒注意到的是,隨著用力的呼吸,嘴唇上叼著的那一支煙散發的煙氣,逐漸的散發開去,彌漫到了整個監控室當中。
    不到五分鐘,監控室內的三名男子都悄無聲息地昏睡在自己的崗位上。
    而在基地的某個節點處,一組隱蔽的權限口令被輸入,所有的監控被暫時關閉。
    林飛“看到”葉不凡趁著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輕巧地掩進監控室,悄無聲息地將吸煙男子口中的煙卷以及口袋中的煙盒掏了出來,塞進了自己的兜中。
    臨出門的剎那,林飛分明瞧見了葉不凡臉上閃過的掙扎,隨后,就是一臉的陰狠。
    他輕快地掠到吸煙男子的身邊,右手握拳,中指曲起,輕輕地敲擊在男子的心臟附近。
    領域的感知,讓林飛瞬間察覺到男子體內流通的血液在瞬間就停止下來,生命的氣息逐漸流逝。
    葉不凡掩上了監控室的門,左右打探幾下,就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原地。
    林飛臉上閃過若有所思的表情,腳下卻好不停留,以常人肉眼不可及的速度,來到監控室的門口。
    所有的監控被暫時關閉,林飛也不用顧忌自己的出手會造成什么不可估量的后果,百米區域內的一舉一動都盡在自己的掌控。
    吸煙男子已經瀕臨死亡,而且是由葉不凡所造成。
    林飛知道,能夠給葉不凡造成麻煩,一定是夏東林想看見的。更何況,自己與葉不凡的兩個兒子已經結怨,睚眥必報的葉家兄弟,對自己來說,肯定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你給我麻煩,我就讓你麻煩!”
    林飛來到監控室,右手豎立成掌,一個甩手,掌背拍擊在吸煙男子的心口,被葉不凡勁力堵塞了的心臟附近的血管,立刻暢通起來。
    原本因為血管堵塞而逐漸憋紅的臉龐,也漸漸恢復了原樣。林飛如之間葉不凡一樣,輕巧地掠出了監控室,找了一個不太顯眼的地方,坐了下來,閉目養神。
    夏東林匆匆地走了過來。
    監控系統被關閉,他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這一點。心里咯噔一下,仿佛想起了什么極其可怕的事情,立刻停止了自己正在進行的其他事情,來到監控室。
    果然,監控室內的三名人員已經全部昏迷。通風系統有暫時停止過的跡象,而空氣中還隱約傳來一股迷醉的清香。
    夏東林腳步微微一滯,隨即屏住呼吸,查看了一下。
    三人都沒有生命危險,只是吸入了過量的麻醉氣體而暫時昏迷。
    夏東林腦海中疑惑叢生。監控系統的關閉,目前來說,整個基地當中只有自己與夏東林,還有昏迷三人當中的一人具有權限。
    據自己所知,葉不凡不可能關閉監控,哪怕是他再囂張,也不可能留下這樣的把柄給自己,那么,就只有眼前還在昏迷當中的這名男子具有最大的嫌疑了。
    只是,這名男子歷來就是葉不凡的親信,整個國安系統的高層,都很清楚這一點,那么,到底是葉不凡的授意?還是他的私自行動?
    目前來說,只要眼前男子清醒過來,有著相對高端的測謊儀器,相信水落石出就在頃刻之間。
    只是,為什么要關閉監控系統呢?
    夏東林想要調用關閉監控系統之前的視頻錄像。
    然而,國安系統當中,想要調用這樣的視頻錄像,需要老部長的口令才行。而老部長,此時還在京城某醫院療養,一時半刻之間,無法抵達。
    “那么,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個時候,葉不凡也很快趕了過來。
    他仿佛是剛過來一樣,看到夏東林在監控室,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剛才監控系統關閉,是東林的口令?”
    夏東林搖搖頭,“我還想問一下,看是不是你的命令,又或者,是王旭通過權限的操作?”
    “王旭?”葉不凡的瞳孔陡然間收縮了一下,作為國安副部長,又是出自于武術世家,他本身就具備著后天境界的實力。
    之前他明明用暗勁造成了王旭心肌梗塞的狀況,可是眼下,王旭的呼吸之間,平穩悠長,沒有絲毫心肌梗塞的樣子,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他不知道!
    他表面上看起來極為疑惑,可內心里卻極為震驚。是王旭沒有昏迷?還是有人救了他?按照葉不凡之前的謀算,夏東林抵達這里之前,王旭應該已經會因為心肌梗塞而猝死。
    可是照現在的情況看來,分明是有人在自己離開監控室之后,救下了王旭。
    “到底是誰?”
    葉不凡心中雖然焦躁,面上沒沒有露出半點異色,而是掠到吸煙男子——也就是王旭的身邊,伸手一探,內勁在王旭的體內流轉而過,很快就探明了具體的情況。
    “果然!王旭心臟附近的梗阻,已經被疏通了!”
    林飛感知到葉不凡體內血液的迅速流動,甚至心跳都快了幾分。他知道,這里頭,一定有陰謀!
    第二十七章作戰命令
    夏東林就在旁邊,葉不凡此時無法做到殺人滅口而不留半點痕跡。可是他的面色卻毫無異常,而是適當地表示出了上司對下屬的關心。
    只是,夏東林是何等人物?草根出身的他,只身奮斗到現在只差一步就能成為掌控國安系統的一方大佬,又豈是一個簡單能夠形容?
    本能就感覺到不對勁,再加上葉不凡的表情,要知道,在整個國安內部,葉不凡除非是對自己的兩個兒子,其他任何人都不能讓他的面色有任何的改變。
    “到底王旭發生了什么?會讓葉不凡有如此大的動靜?”
    畢竟是在匆忙之間,葉不凡完全沒想到王旭竟然還活著,一時之下,沒能考慮周全,這只能算是極其微小的瑕疵罷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在老部長來到基地之前,毀滅一切罪證!”
    葉不凡微微垂下的目光當中,閃過一絲極其隱晦的殺機,夏東林與還處在昏迷當中的王旭,卻沒能注意到這一點。
    他抬起頭,微微看向了監控室門口的方向。老部長從療養院出發到抵達這個基地,需要至少半個小時的時間。眼下,就看那些人爭不爭氣了!
    “嘭嘭嘭!”監控室的門被敲響。
    葉不凡就在門邊不遠,立刻高聲道,“進來!”
    厚重的合金大門悄無聲息地被推開,一個全身穿著軍綠色迷彩服的男子大步走了進來,敬禮之后,道,
    “報告!基地外圍出現敵人!”
    “什么!?”夏東林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聲音,可是,葉不凡的回答卻比他更快了一步。
    “具體什么情況!?”
    “敵人以驢友的身份靠近了基地外圍,進入外圍之后,就褪去了偽裝,目前已經跟外圍的守衛交上了火!”
    “東林,看來這些人來勢洶洶,目的明顯啊!”
    葉不凡悠悠道。目前基地的掌控者是夏東林,他最多具備協管的責任,并不擔心出什么問題。
    “發出二級警報!另外通知老部長,暫停行止!查清對方的目的!”
    “是!”
    迷彩服男子立刻跑步出了監控室,去下達最新的作戰命令。
    “不凡部長,看來,這是最新的麻醉氣體,只能自然醒轉,一時半刻之間,王旭也無法清醒過來,我把王旭和其他兩人交給你了,一定要保護好王旭的安全,他,可是我們調查監控系統莫名關閉的重要證人!”
    夏東林臨機一動,使用了自己暫時主持工作的權力,將王旭這么一個燙手山芋,交到了葉不凡的手里。他本能地察覺到葉不凡似乎有些不對勁,此時卻沒想到葉不凡會有那么大的膽量,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給對手造成麻煩而最終達到自己的目的。
    葉不凡嘴里發苦,卻無法拒絕。
    “唉!看來是終日打雁,卻被雁啄了眼睛!”
    葉不凡摁響了通訊器,“小董,帶兩個人來監控室!”
    很快,他口中的小董與另外兩名男子就走了進來。
    “把他們三人背上,跟我走!”
    說著,就大步邁了出去。
    “不能耽擱了!必須加速處理!”內心的殺機,仿佛熊熊燃燒的火焰,充斥了他的整個胸腔。
    事情到現在這個地步,已經容不得他有半點后退,只能一個勁地往前沖了!
    夏東林看著葉不凡離開的背影,眼睛里閃過一絲狐疑。
    然而,外圍存在的莫名其妙的敵人,讓他沒有時間去思考,監控系統的關閉,讓他只能去往戰斗最前沿的地帶觀察形勢,這是一個指揮官應該做的事情。
    很快,葉不凡就來到之前林飛被測謊所在的密室門外,打開之后,對身后的幾人道,
    “小董,把王旭三人放到這個房間里!”
    放下之后,小董幾人又跟隨葉不凡走了出來,直到關上厚重的彈性大門。
    “小董,你和小趙就守在門外,除了我的命令之外,不要讓任何人進入密室,明白沒有?”
    “明白!”小董和另外一個叫做小趙的男子立刻敬禮,大聲回答道。
    “小李!你去自己的崗位吧!”葉不凡揮揮手,自己也離開了原地。他的臉上,某種不忍的情緒一閃即逝,若不是全知領域的存在,林飛根本無法察覺。
    “為何會不忍?他不是要殺人滅口嗎?”林飛一點都不懷疑葉不凡的心狠手辣,“難道小董和小趙,與葉不凡有某種關系?”
    他此時還不知道,小董和小趙,能夠成長到今天,成為國安系統第六處的中堅,正是由于葉不凡的指導。換句話說,小董和小趙兩人,可以算得上是葉不凡的得意弟子。
    雖說葉不凡此人比較漠視感情,可畢竟,要讓兩個平日里就極為熟悉的人赴死,心中的不忍,自然就反映到臉上。只是葉不凡控制得比較好而已。
    夏東林來到基地最外圍的某個觀察孔,透過望遠鏡觀察半晌之后,良久無語。
    掌控國安系統日常工作,又具備相當高的權限,夏東林自然認得出來,來襲的二十來人,個個身手極為高明,具備了至少化勁階段的實力,其中有五人,甚至是后天境界的高手。
    更讓夏東林內心隱隱不安的是,這些人,都是暗世界當中比較知名的人物,包括了英格國、星條國、法蘭國、扶桑國等眾多國家的高手!
    “這是要發生戰爭了嗎?這幾個國家,竟然公然派人襲擊國安基地?”
    夏東林面沉如水,神情極為凝重。整個基地,自己原本具備先天實力,受傷之后,目前頂多處在后天,葉不凡也是后天,只是,對方卻有五名后天境界的高手,這要怎么應對?
    敵人近在遲尺,基地內雖然駐守的還有兩名后天高手,可是,那兩人只不過是初入后天境界,根本就不是眼前這些資深后天境界高手的對手。從其他地方調集人手過來已經來不及,對方已經發動了更凌厲的攻勢。
    在后天高手的精確打擊下,已經倒下了不少的戰士。
    夏東林知道,這是他無法避免的一個坎,過去了就是一馬平川,坦蕩通途,過不去,自己最差也只能引咎辭職,一個不好,就要馬革裹尸犧牲在這樣一場無名的戰斗當中。
    “命令:全部戰斗人員拿上武器,一級戰斗警報!”
    第二十八章林飛出手
    “報告!”
    “說!”
    “通訊信號失去控制,暫時無法聯絡京城!”
    “什么?”
    夏東林雙眼瞪得如同兩只銅鈴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部長無法聯系上,這樣說來,算下來自己只有二十來分鐘的時間來解決這場戰斗!”
    雖然說老部長身邊會有內衛保護,可是,眼前的二十幾個人,無一不是頂尖高手,一旦老部長提前出現在附近,很可能成為對方要挾己方的利器。
    他知道,不能再猶豫了!不管是因為什么原因導致的通訊信號被切斷,眼下都只能背水一戰。只希望,京城的值班警衛,在十分鐘之內無法聯系上這個基地,能及時地發出信號。
    夏東林不知道的是,京城某個地方的某個警衛,此時已經陷入了永久的沉睡當中,臉上還浮現出神秘的微笑,不知是在夢里遇到了什么美妙的事情。
    “通知不凡部長,馬上召集高天、周正兩人前來作戰!”
    “是!”勤務員立刻轉身離去。
    高天、周正,是基地內除了自己與葉不凡之外的另外兩名后天高手。監控與通訊系統的關閉,讓很多現代化的武器都失去了作用。
    能成為后天高手,比較明顯的一個標志就是,在對方開槍之前,能夠預知對方開槍的軌跡,從而躲避其射出的子彈,移動速度只要比瞄準速度稍微快一線,子彈就無法打擊到自身。
    整體上而言,后天境界分為強身、易筋、鍛骨、伐脈、洗髓五個階段。而后天境界之前的所謂明勁、暗勁乃至化勁,只是修煉過程的第一個大階段而已,一般稱作固本境界。
    高天只不過是強身階,周正,也只是初入易筋罷了,葉不凡已經是伐脈巔峰,自己因為受傷,體內的傷勢至今未曾復原,現在只不過勉力維持在洗髓階。
    襲來的五名后天高手,兩名在伐脈階,兩名洗髓階,剩下的一名,也是鍛骨高手,憑借這幾個人,又該怎么應付呢?
    低于后天境界的人的射擊,對這些后天高手來說,只不過是麻煩了一點罷了,也僅僅只是一點小麻煩。
    很快,高天、周正以及葉不凡都趕了過來。
    幾人商議之后,也只能全副武裝,主動出擊。
    外圍的守衛一個接一個地倒下,在五名后天高手面前,他們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只有自己四人上前牽制,才有可能扭轉戰局。
    夏東林等人主動出擊的時候,林飛也跟著杜若來到了基地外圍。
    基地中除了留守人員之外,幾乎個個都拿上了武器,開始戰斗。
    處于林飛意料之外的是,杜若手中拿著的,竟然是一把反器材狙擊步槍!看起來文弱纖細的女孩,拿著一把那么長的步槍,在這樣一個時刻,竟然顯得格外動人。
    女孩臉上焦急的神色,并沒有影響到她手中步槍的穩定性。她端著步槍,極其輕巧地趴在一個掩體前面,瞄準前方的一個敵人,“砰”地一槍,立刻縮回身體,轉移了狙擊地點。
    狙擊步槍子彈擊出所發出的巨大動能聲音,附近隱約傳來的呼喝之聲,以及幾名后天高手幾乎讓人看不清身影的近身格斗腿腳碰撞的聲音,再加上基地其他成員進行射擊的聲音,都糅合在一起,奏響了一曲生與死、血與火的自由戰歌。
    林飛也拿起了一把巴雷特狙擊步槍,敵人在三百米之外,領域暫時無法觸及,但是,全知全能的領域,讓他精確感受到周圍的風速、阻力以及一切影響射擊的因素。
    達利文明大地騎士當中,有一門專門的射擊課程,巴雷特在手,一種如臂使指的力量頓時誕生。
    第一槍開出之前,林飛極快地在掩體附近移動著自己的身軀,進行過第一次基因躍遷的右手臂,穩穩地持著手中分量并不算小的巴雷特步槍,眼睛微微一瞇,視線當中,一個美洲裔面孔的中年男子,立刻被拉近了距離,與準星連成一線。
    “砰”!開槍的瞬間,林飛將槍口微微上抬了1毫米,槍身穩穩地固定在手臂當中,沒有發出一絲顫抖。強大動能的反沖,根本無法撼動林飛手臂的穩定性。
    腳下雖然極快地移動著,可瞄準鏡當中的中年美洲裔男子,被林飛瞬間擊中心臟,視線所及,對方心臟被狙擊步槍子彈強大的動能撕得粉碎,只是幾個呼吸之間,中年男子就雙目無神,倒在了地上。
    資料庫當中,這名男子是星條國ci的高級特工,王牌特勤之一。
    可是,即便是王牌特勤,林飛瞄準的時候,沒有發出任何殺機,只是毫無煙火氣地射出了那驚艷一槍,使這名擁有化勁巔峰實力的男子,沒有半點反應,就被狙殺倒地。
    附近不遠處的杜若,通過瞄準鏡看到了中年男子的死亡,縮回身體的同時,還不忘朝林飛看了一眼。
    眼神中的詫異與欣喜,林飛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于是轉過頭來朝杜若笑了一笑,將這名平時看起來生人勿近的絕世佳人,驚得臉上布滿了紅暈。
    化勁巔峰的人,都無法逃脫林飛的狙殺,更何況其他人?
    除了五名與夏東林等人交手的后天境界高手之外,林飛幾乎是一步一槍,一槍擊出,必定倒下一人。
    在林飛神奇悍勇的狙擊下,即便敵人已經注意到場上的不對勁,也來不及撤離。林飛換過一個彈匣之后,此番前來襲擊的敵人,除了五名后天高手之外,已經全部斃命。
    林飛在這個時候,出人意料地竄出了基地。
    杜若沒來得及叫他,林飛就消失在她的視線之外。
    基因躍遷過的身體,令林飛擁有了常人難及的速度。
    他很快出現在基地外圍南側的一個小樹林當中。
    盛夏的樹林,郁郁蔥蔥,溪流潺潺。若不是林間跳動的人影早就驚走了附近的鳥獸,這里就是一個宛如世外桃源的所在。
    林飛收斂了渾身的氣息,不露出一點殺機,雙目完全瞇縫住,透過全知領域,感知著這一場戰斗。
    第二十九章連狙四人
    林飛的步履無聲無息,巴雷特步槍的準心通過領域的感知之力,瞄準了一名后天境界鍛骨階的敵人。
    這是一張歐洲人的臉孔,毛發濃密,絡腮胡子布滿了整個臉龐,卻是英格國16的王牌特工詹姆斯。
    詹姆斯身體健碩,行動間極其迅速,舉手投足之間,兇悍凌厲的氣勢,恍如猛虎下山,無人可擋。
    九個人捉對廝殺,與夏東林對戰的是后天洗髓階斯蒂芬的和后天伐脈階的約翰,兩人都是星條國的高手,早就知道夏東林是一名先天高手,即便是受了重傷,也擁有洗髓巔峰的實力,再加上他曾經先天境界的實力,即便是兩人圍攻一人,也顯得小心翼翼,不敢有半點分神。
    與葉不凡戰在一起的,是初入后天洗髓階的格里芬,格里芬體型龐大,身體的速度卻不見有多慢,葉不凡雖然是伐脈巔峰,也只能憑借自己出色的速度游走在格里芬的四周,時不時地給格里芬來上一擊。奈何格里芬本就是羅斯國的大力士,葉不凡的攻擊落到他身上,雖然也能給他造成一定的影響,卻終究無礙大局。
    初入易筋階的周正,正艱難地與伐脈階的羅德里戈展開廝殺。幾乎是拼了命的周正,在羅德里戈相對比較保守的作風之下,也幾乎是拼了個旗鼓相當。
    另外一邊,是初入強身階的高天與鍛骨階的法蘭國高級特工詹姆斯的戰斗,在詹姆斯詭異兇悍的襲擊之下,高天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只是幾分鐘的工夫,被動挨打的高天,渾身就酸疼不已,挨了不知多少拳腳。
    林飛領域感知力鎖定的,就是詹姆斯。
    若是一開始就鎖定洗髓階的高手,林飛相信,不說能讓敵人斃命,重傷應該是有可能的。
    可是,形勢對己方極其不利。強悍的感知力,即便沒有領域的存在,也讓林飛隱約聽到遠處傳來的汽車鳴笛聲。
    他知道,那很可能就是國安部老部長的車。
    時間已經不多了!
    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
    詹姆斯的右拳再次擊中高天的右腹,高天身子一縮的同時,左腳猛然彈出,直取詹姆斯的下身要害之處。
    因為擊中高天,身體略微前傾的詹姆斯,并沒有借勢抽身后退,而是收回自己的右拳,與左手一起,右手搭在左手手掌上,手背朝外,手心護著自己的下身要害,準備硬擋高天的這一腳。
    詹姆斯知道,對面這個才初入后天境界的男子,在自己多次襲擊之下,體力已經消耗大半,進攻能力對自己來說,只不過相當于撓癢癢。
    詹姆斯相信自己鍛骨階的實力。
    然而,林飛動了。
    “砰”地一聲槍響,林飛立刻展開收槍縮身,整個人幾乎是瞬間就掩到了一顆幾乎有三人合抱粗細的大樹背后。
    “啊”地一聲,詹姆斯的心臟被洞穿,失去全身的勁道,這個時候,高天的一個撩陰腿,正中已經沒有半點防護之力的詹姆斯,讓他再次發出一聲高亢的慘叫,接著就失去了生命的氣息,雙目間的光澤,漸漸淡去。
    場中八人齊齊轉頭看來,卻沒有發現任何人的存在。
    相比敵人的震驚,夏東林的臉上則寫滿了欣喜,就連親自泄密引來敵人攻擊的葉不凡,此時也極為欣喜。他沒有想到來襲的敵人擁有這么強悍的實力,剛才那一槍,讓場上原本失衡的局勢,立刻緩和下來。雖然場面對夏東林有利,可葉不凡心中還是不免冒出一股苦澀的味道。
    巴雷特狙擊步槍的聲音極為特別,在山林間傳得很遠。來襲的敵人當中,并沒有手持狙擊步槍的存在,斯蒂芬等人明白,來了一個很厲害的敵人!
    他們加緊了行動的步伐,出手之時,更見凌厲與陰狠,同時不忘耳聽八方,隨時注意著周圍的一舉一動,準備閃躲暗處可能射出的子彈。
    林飛順著三人合抱粗細的大樹,輕巧地攀爬上去,借著濃密樹枝的掩護,將手中的巴雷特狙擊步槍悄悄地探了出去。
    領域已經感知到夏東林體內的傷勢,在斯蒂芬與約翰兩人聯手攻擊之下,正在急劇惡化。此時巴雷特步槍的準心、感知力細線,已經與約翰連成了一條直線。
    “砰!”
    又是一聲槍響!
    約翰瞬間倒地,心臟處同樣出現一個酒杯大小的空洞,躺在地上的他,雙眼無神地看著天空,自由的藍色已經徹底拋棄了他,生命當中最后的記憶,就是耳際再次響起的一聲槍響!
    “砰!”
    羅德里戈倒地斃命!
    林飛來到山林不到一分鐘,只是開了三槍,就秒殺掉三名后天境界的高手,這是怎樣的概念?
    眾所周知,后天境界的高手,能夠在危險來臨之前,在被瞄準的瞬間,有所感應而提前避開。
    奈何,林飛不走尋常路,他的瞄準,完全是自己的感知力所探查到的結果,在不到百米的區域之內,沒有用自己的目光盯著敵人,自然不會讓其有所感應。
    這樣下來,幾乎是槍響的瞬間,子彈就離開槍膛,出現在敵人的心臟處,讓人防不勝防。
    而緊跟第二聲槍響的第三槍,卻是將斯蒂芬與格里芬兩名后天境界洗髓階的高手震得臉色大變。
    兩人對視一眼,狠狠地打出幾手,動作幾乎快到了極致的同時,兩人分散開來,朝著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林飛將手中的步槍輕微的一個擺動,雙目陡然睜開,凌厲的氣息,噴薄而出。
    視線所及,瞄準斯蒂芬的大腦,可手中的巴雷特步槍,卻在感知力的指引下,按照斯蒂芬的速度,計算出一個提前量,瞄準著斯蒂芬的心臟下一個瞬間可能出現的位置。
    林飛睜開眼睛的瞬間,斯蒂芬立刻有所感應,縮身縮頭,含胸成龜背,整個人幾乎團成一團,在空中擺出一個極其詭異的姿勢,如同一顆被拍擊飛出去的乒乓球。
    林飛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右手食指迅速地扣動扳機。
    “砰!”
    在空中飄飛的“乒乓球”斯蒂芬,陡然間一頓,整個人失去了前進的動力,陡然間墜落在地,發出一聲慘叫。
    第三十章最后一槍
    格里芬雖然體型龐大,可在山林間的行動,卻仿佛獵豹一般,充滿了力量與迅捷。
    林飛將步槍的槍口轉過來的時候,格里芬已經在山林中跑出了至少五十米遠,再加上之前就離林飛不到五十米,相信再有幾秒,就能逃離林飛的領域感知范圍。
    格里芬不敢賭,原本他是計劃著前往襲擊狙擊手,只是,他不知道斯蒂芬是否與他有著同樣的心思。
    五名后天境界高手,在瞬間就死掉三個,這充分說明那名狙擊手的可怕。而若是他前往襲擊狙擊手,卻被身后的華夏幾名后天高手纏住,相信不死也要脫層皮。
    近了!更近了!
    五米之外就是小溪。
    潺潺而流的溪水,帶著些許夏天的氣息,在山林間顯得格外活潑。
    可惜格里芬來不及欣賞,他知道,這條寬不到兩米的小溪至少有三米深,水流也比較湍急,只要到了水中,相信那名狙擊手就無法對自己造成威脅了!
    下一步,格里芬又邁出去兩米,還有兩步!還有兩步就能魚躍入水,到身后就是天高任鳥飛了!格里芬心中暗恨,恨那名傳遞出情報的情報員,更恨華夏的國安勢力,他暗自下了個決定,只要這次回去,就一定無所不用其極地對華夏進行報復!
    是的!格里芬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羅斯國特工!
    他邁出去一步,身體再次騰空而起,他甚至在空中微微調整了自己的姿勢,以便讓自己入水的身后,阻力能有所降低。
    然而,他騰空的瞬間,正好處在林飛領域百米半徑的圓周上。
    “砰!”
    槍響的瞬間,格里芬在空中陡然一頓,接著加速下落,狠狠地砸到小溪當中,通紅的鮮血立刻將溪流染紅,壯碩的身體砸落水中,沉到水底,再浮上水面,順著溪水,向東而去。
    林飛從樹上跳了下來,倒是將夏東林等人嚇了一跳。
    四人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的震驚,尤其是葉不凡,臉上的震驚與隱晦的殺機,讓他的臉色看起來顯得極為復雜。
    夏東林則是震驚過后的驚喜,幾乎要忘了自己體內的傷勢已經再度惡化。
    高天的臉上也極其復雜,他自然知道林飛是誰。堂弟高明早已經知會過自己,這個初入第九處就與葉家交惡的少年。原本就猜測林飛具有不一般的實力,可是林飛今天這一出手,真正將他嚇了一大跳。
    周正的臉上則沒有那么多的表情,只是欣喜交集與終于獲救的感動,看向林飛的目光里面,充斥著發自內心的感激。
    夏東林來到林飛面前,拍了拍林飛的肩膀,笑道,“哈哈!好小子!果然厲害!果然不愧為……”
    后面幾個字,就被夏東林省略,語氣當中的贊揚,卻是國安系統當中少有的堅決。
    葉不凡聽著夏東林的話,臉色有點發黑。眾所周知,夏東林出身貧寒,獨自打拼到現在位高權重,在國安系統當中,幾乎不會對某個人發表褒揚之類的觀點。因為政治派系的原因,以及考慮到即將接任國家元首的那一位,他的行事極其穩重,是罕見的穩當派。
    在葉不凡看來,如林飛這般的少年,遇到夏東林這般位高權重的大佬,再加上幾句贊揚或是褒獎之類的話,林飛鐵定要對夏東林俯首帖耳,惟命是從。這樣下來,自己若是想要在暗中做點小動作,或者想要拉攏林飛這么一個新銳狙擊高手,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想到這里,葉不凡對行事囂張的自己的次子葉文,暗自埋怨幾句,卻也只能無可奈何地看著夏東林對林飛的拉攏。
    高天也是心念電轉,暗自下了個決定:一定要讓高明與林飛交好!
    夏東林道,“林飛!基地情況怎么樣?”
    這個時候,基地外圍已經冒出了收尾的工作人員,對戰斗殘局進行收拾。他們還沒來得及走近,五名后天境界的高手就被林飛狙殺,此時的夏東林自然不知道基地的情況。
    “襲擊基地的十七名敵人,已經全部斃命!”林飛的回答簡潔而短促,也沒有洋洋自得地夸贊自己。
    林飛知道,今天的自己,算是出了個大風頭。所謂槍打出頭鳥,出頭的椽子先爛。能成為大地騎士,該出手時就出手這個道理,他當然明白。
    只是,若是純粹為了出名,林飛寧愿當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兵。
    “滴滴!”
    汽車喇叭響了,眾人轉眼望去,一連三輛汽車從遠處駛近。
    來到近處,汽車立刻停了下來。很顯然,車上的人已經注意到了周圍的不對勁。
    保全人員首先下車,正探查附近情形的時候,中間紅旗車的后座車門打開,一名白發蒼蒼,身體略顯單薄的老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夏東林與葉不凡兩人齊齊往前快走幾步,迎了上去,就連高天與周正兩人?br/>免費小說下載shubao2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完美騎士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