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綜漫之無限萌制 > 綜漫之無限萌制第9部分閱讀

綜漫之無限萌制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個五官端正的男人。他的武器相當惹眼,是一把比人都高的兩米左右的長槍。在七個職階中,在“騎士”之座有三個,sber、rcher和“槍”的英靈。而眼前的這個男人,則應該正為lncer的servnt。而異樣的是,他的武器并不只這一把長槍。
    除了他一支用右手握著扛在肩上的長槍,左手中還有一把大約只有另一把三分之一長度的短槍。如果能活用槍的長度,那么可以將兩把短槍并為長槍使用。但不說刀劍,今天所見的這種同時使用兩把不同長度的槍的場面還真沒見到過。兩把槍從柄到刃,無一不被一種類似咒符的布所纏繞著,讓人看不見它們的本來面目。恐怕是為了隱藏寶具的真名而想出的對策吧。
    “終于來了。我等了好久好久,可就是沒人敢來這里啊……回應我的只有你。”lncer的英靈用低沉但明朗的聲音贊美道。他沒有擺出戰斗的姿態,反而神情自若地對sber問道。
    “相當凜冽的斗氣……我想你是sber,我猜得對么。”
    “對。你是lncer吧。”
    “正是。……哈,沒想到在死戰前,居然能這么尋常地和對手互相自我介紹。不過也是身不由己啊。”
    sber對這句話表示同意,她冰冷的表情稍稍地緩和了下來。“這是沒辦法的。這本就不是我們為自己的榮譽而戰的。你應該也是為了你的主人奉上了你手中的槍吧·”
    “哈……沒錯。”
    他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個即將拼上性命去戰斗的人,反而一臉輕松地苦笑著。仔細看了看他,發現其實他是個相當漂亮的男人高挺的鼻梁、凜然的眉毛和精悍的面部輪廓,精致的唇讓人感覺嚴格而禁欲,但藏著溫和憂郁的眼神又讓人強烈體會到他男性的魅力。而他左眼下方的淚痣,更是使他的眼神顯得更加魅惑。
    要說起來,他確實是一個一眼就能讓女人迷住的美男子。……不對,他給人的感覺,真的只是靠容貌?
    sber身后的愛麗絲菲爾輕輕地揪起了眉毛。
    “……魅惑的魔術?對已婚女子實在是太失禮了,槍兵。”
    lncer大膽地放出魅惑女性的靈力。而作為人造人被強化肉體的愛麗絲菲爾,她的抗魔能力是常人的兩倍,否則她肯定和普通女性一樣,一眼就被他迷住了。
    而對于愛麗絲菲爾的抗議,lncer只得苦笑著聳了聳肩。
    “真抱歉,我自從出生就像被詛咒了一樣。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要恨就恨我的出生,或者就恨你們身為女人吧。”
    這就是魅惑詛咒中的代表“魔眼”,而直視著他的只有sber,在她身后的愛麗絲菲爾則并沒有看過他的眼睛。或許令他能力起效的,是愛麗絲菲爾看到他臉的那一霎那。這或許應該是“魔貌”。
    sber哼了一聲,蔑視著lncer。
    “你不會是在期待著,我因為你那張臉而手下留情吧,lncer。
    “如果是這樣那就太無趣了,原來如此,sber職階的抗魔能力還真是非同一般哪……也好,如果因為這樣而要我去殺一個軟弱的女人,那我也是會丟面子的。當初決定在這里等有膽量的人上門,看來這步我是走對了。”
    “哦?看來你是想好好地打一場啊。能和你這樣的英靈相遇真是我的榮幸。”
    sber微笑而夸張的回答著。這是一個透明而慘烈的,只有出生人死的戰士們才能讀懂的微笑。
    “那么……開始吧。”
    lncer提起肩上扛著的長槍,反手一旋后擺出戰斗姿勢。左手也將短槍慢慢地提了起來。兩把槍仿佛翅膀般被展開并揮舞的姿勢,這是完全從未見過的戰斗姿態。
    sber也就此解開了涌動的斗氣。迸發的魔力在空氣中攪起了旋風般的氣流,氣流包裹住少女嬌小的身體,霎時,她的全身被包裹在銀色的盔甲中,魔力化為了鎧甲和護手。而這,才是這位騎士王英靈的真正面目。
    “sber……”
    愛麗絲菲爾緊張地咽了口唾沫,喊出了她的名字。被兩人散發出的強烈斗氣而牽引的她,已經敏銳地察覺到了。這場戰斗,沒有她插足的余地。
    但是,她也不想僅僅當個旁觀者。至少她是sber的ster的代行者。
    “……當心點。雖然我也會用點治愈法術,但其他的就……”
    sber沒等她說完就點了點頭。
    “lncer就請交給我解決。只是,我有些擔心為什么對方的ster沒有現身。”
    正如sber所說的,至今還未現身的lncer的ster,現在仍是一個獨立的威脅。一般來說ster都會在servnt身邊,一邊指揮servnt,同時進行必要的魔術援護。只要lncer的ster還未完全信任自己的servnt,那他現在肯定正躲在附近,觀察著lncer的戰斗。
    “或許他有什么陰謀,你要當心。愛麗絲菲爾,我的背后就交給你了。”
    翡翠色的眼睛正默默地訴說著,毫無畏懼。
    信任劍的英靈吧。
    相信這個將自己認為主人的英靈,不如說是相信自己的決定。
    “……明白了。sber,將勝利帶給我。”
    “是。我一定。”
    sber堅定地點了點頭,邁出了腳步。
    向著lncer,向著他的長槍……
    第十一章熱身戰
    ps:第一次被崔更,所以你懂得的——小逸
    愛麗絲菲爾能做的,只有愕然地望著眼前的戰斗,她眼前的這場戰斗,正異常激烈地進行著。她知道,這是一場只有在那個遙遠的時代才會發生的殘酷的決斗。身披盔甲的武士,在刀光劍影中,互相奮力廝殺著。可是,這迸發的魔力還有這熱量的激流,都讓她感覺到了不同。
    如果只是冷兵器的交鋒,那這隨之而來的仿佛要破壞一切的強大氣流,又是什么,踏上地面的腳踩碎了大地,揮起兵器帶來的氣壓,將路燈生生割斷。
    愛麗絲菲爾已經無法看清他們超高速的動作。她只能感受著兩人戰斗時的余波。
    倉庫外墻上脫落的鐵皮,如同扭曲的錫箔從愛麗絲菲爾身邊被風卷走了。她無法理解為什么鐵皮會被剝落。大概是為sber的劍或是lncer的槍,擦過了在那附近的時空空洞。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出別的解釋了。
    風低吟著。
    面對與世界物理法則完全對立的空間,四周的空氣發出了神經質的悲嗚,一陣狂亂的風暴肆虐在無人的商店街上,破壞著、踐踏著一切,僅兩個人的白刃戰,就會毀掉整條街。
    圣杯戰爭……
    愛麗絲菲爾正感受著傳說中的威脅與驚愕。傳說和神話中的世界,就這樣活生生地出現在她眼前。
    這簡直就是,神話的再現,驚雷撕裂天空,驚濤粉碎大地。幻想的世界被奇跡般地真實再現。
    “這就是……servnt間的戰斗……”
    愛麗絲菲爾面對著從來不曾構想過的世界,只能一動不動地注視著。
    “怎么了sber,你的攻擊沒什么用啊。”
    “……”
    面對lncer的揶揄她沒有反駁的余地。已經打了三十回合,但自己沒有一次擊中對手。
    lncer舞動右手中的槍直沖過來。舞動的槍刃畫出相當寬泛的攻擊范圍,其力度和速度絲毫不遜色于用雙手持槍。不,正因為用的是單手,所以其中多了很多雙手槍法中沒有的招式。槍從一個出人意料的角度向sber猛刺過去。
    而槍畢竟有它的局限性。因為太長,所以在兩次攻擊之間難免會露出破綻。而在這時,左邊的短槍就能立刻跟進,繼續牽制sber。
    而剛才sber的攻擊,就是被短槍滴水不漏的防御所破解。
    同時用兩把槍,卻沒有半招是虛招。這個lncer的英靈,將左右手中的槍配合的天衣無縫。究竟需要怎樣的鉆研,才能學得如此強勢的招數。
    “……這個男人,很厲害!”
    初戰便遇強敵,sber到剛才為止都身陷戰栗之中。而現在,sber猛然從這陰影中掙脫了出來。
    lncer也在心里暗暗叫苦。看不清劍高速移動的,不光是在一邊旁觀的愛麗絲菲爾,連同樣身為servnt的lncer也看不清sber手中劍的軌跡。
    在劍的周圍大量的空氣被魔力聚集在一起,包裹著劍的空氣對光形成了不可思議的折射,所以完全看不見。雖說這對于寶具沒有太大的輔助作用,但在近戰中,它的效果卻非常明顯。
    sber的對手。被看不見的劍所攻擊,而對手的攻擊被同樣看不見的劍所阻擋。lncer感到焦慮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就算自己能通過sber的動作判斷她的攻擊,他也因為看不見刀刃而根本無法進行偷襲。
    所以lncer只能通過估算,使自己保持在sber的攻擊范圍之外活動。而華麗的連續攻擊也只能在這時才能生效。雖然能夠擋住sber每一次的攻擊,但他至今還沒找到能給對手致命一擊的機會。
    “這女人,還真行……”
    正視著自己初次遇到的對手,感覺自己到了必須拼死一搏的時刻,lncer的臉上浮現出一個滿足的笑容。
    海上吹來的強風鼓動著黑色的長袍,白色的骷髏面具下浮出一絲滿意的笑容。沒人能預料到,昨晚在眾多目擊者面前被消滅了的servnt·ssss,現在卻站在這條夜晚的商店街中。明白ster意圖的ssss,遵照他的命令,只是默默的觀察著遠處的戰斗。
    離正在進行戰斗的商店街,東南十五公里處。
    被深夜的寂靜所籠罩的冬木教會的地下室里,有人在黑暗中坐著。
    這人閉著眼睛,他不是在休息,而是在寂靜中緊繃著神經傾聽著什么。他就是身穿黑色僧衣的言峰綺禮。
    看他的側臉,或許旁人會覺得他是在冥想著什么。而誰又能想到,他正聽著海風的低吟,眼前出現的則是火花四濺的戰斗場面。
    他所看和所聽到的,是在遠處的商店街所進行的一場不為人知的servnt戰……其內容與作為他servnt的ssss所見完全一樣。
    他現在使用的,是三年前的一個修行成果。遠坂時臣所教授的,名為共感知覺的能力。
    只要通過魔法的聯系,他就能和契約者共用感知器官。圣杯戰爭中,使用servnt進行遠距離監視是一項相當重要的工作。而如果自己的servnt還是以打探見長的ssss,那簡直就是如虎添翼了。
    而唯一的難點就在于,如果契約者不同意,那這項能力便無法使用。而當時傳授這項魔術的時臣本人,當時就被rcher拒絕使用這項能力。如果放在那位心高氣傲的英雄王身上。無論ster再怎么樣提出要求他都不會允許有人對他使用這種能力的。
    所以,能辦到這種事的,只有綺禮和ssss。
    “……未遠川人海口附近的倉庫街好像有情況,看來最初的戰斗已經開始了。”
    綺禮這樣說道,而他面前卻沒有人,只有桌子上的一臺古老的留聲機。黃銅制成的喇叭口正歪向綺禮。然而,這臺看似古董的留聲機,卻用人類的語言回應了他。
    “不是最初,要說起來應該算是‘第二戰’了,綺禮。”
    雖然音質有些失真,不過光聽這灑脫的語氣,就完全能斷定說話的人是遠坂時臣。
    仔細觀察這件古董的話,你會發現它的大喇叭下面并沒有用來放唱片的圓盤和唱針,而是通過一根金屬線連接在一顆大寶石上。
    這個裝置是時臣借給綺禮的,遠坂家祖傳的魔導器。在遠坂家作坊里還放著一臺同樣的魔導器,看來現在,時臣也正坐在這個喇叭前面。兩個裝置的寶石通過共振,就能夠互相傳送喇叭中空氣的振動。
    等于遠坂家使用了寶石魔術的“通信裝置”。
    在冬木教會開始由言峰璃正神父管轄時,時臣就將寶石通信機送進了教會。璃正神父作為時臣的秘密協助者,而他的兒子言峰綺禮則在圣杯戰爭剛開始時,就被作為最初的失敗者送進教會接受保護。時臣的目的,自然就是能夠與這二人取得秘密聯系。
    從外面看來一切正常,誰都想不到綺禮能有辦法與外部取得聯系。而當時綺禮覺得哪怕不用這個奇怪的東西,使用無線電也一樣
    不過遠坂的寶石通信機與無線電的不同點就在于,不用擔心對話被盜聽。仔細想想,時臣這種謹慎的作風其實使自己收益頗多。
    不管怎樣,現在是由ssss和綺禮代替rcher成為了時臣的耳目。綺禮用自己的眼睛去看ssss看到的東西,并動用身為ster的透視力。將一切細微狀況都看在眼里。
    “看來是sber和lncer的戰斗。sber的能力值很高啊,大部分都相當于級。”
    “……原來如此。不愧是最強的職階,對了,能看到她的ster嗎。”
    “另外只看到一個人……是個站在sber背后的銀發女子。”
    “嗯……看來lncer的ster還懂得把自己藏起來。應該不是個新手。懂得遵守這個圣杯戰爭的規律……等等,你說sber的ster是個銀發的女子?”
    “是的,是個年輕的白種女孩。銀發赤瞳,總覺得不像人類。”
    黃銅喇叭的另一面,似乎在沉默地思考著。
    “……艾因茲貝倫的人造人嗎?難道又在制造人形ster……雖然不是不可能
    “那就是說,這個女人是艾因茲貝倫的ster嗎?”
    “原來尤布斯塔庫哈依德準備的棋子不只衛宮切嗣這一個……沒想到居然預料錯了。”
    綺禮胸中第一次涌起一種奇妙的馬蚤動,不一會兒,他終于發現這其實就是所謂失望的感覺。
    “總之,那個女人是這場戰斗的關鍵。綺禮,千萬要看仔細了。”
    “……明白了。那我就派人一直跟著她。”
    接受了這樣的命令之后,綺禮繼續注釋著兩人的戰斗。
    第十二章白刃戰
    “……已經開始了吧。”
    僅靠周圍傳來的魔力的氣息,切嗣就正確地判斷出了情況。
    有人張了結界。看來應該是敵方servnt的ster干的。目的是為了將普通人與圣杯戰爭隔離,隱去真正的現場。而不讓自己的行為暴露在眾目之下則是魔術師必須遵守的規則。
    切嗣懷抱著十多公斤重的異形狙擊槍,開始了自己的思考。根據發信器的信號,他已經大概知道了愛麗絲菲爾的具體方位,可問題是,怎樣才能接近那里,在哪里進行觀察比較好。
    他完全沒有參戰的想法,所以他才帶了狙擊槍來。他想站在一個適合的位置觀察戰斗,在必要的時候使用狙擊槍進行攻擊。servnt不是人類,所以能使servnt受傷的只有servnt。不管切嗣和舞彌的槍有多大的威力,對于servnt來說根本不會起任何作用。而sber的任務則是以對方的servnt為對手進行戰斗。只要對方能專心于戰斗,不為ster的安危分心。那這場戰斗就能有勝算。
    “看來那里是觀察戰斗的好地方。”
    舞彌邊說邊指向前方。那是聳立在黑夜中的起重機。經過目測,駕駛室的高度大約有三十多米,如果能悄悄爬到那上面,可以說是觀戰的最佳地點。
    對于舞彌的觀點切嗣并沒有異議,但正因為如此,他搖了搖頭。
    “確實,那里是用來監視的最佳地點,所以恐怕有種想法的,應該不只我們吧。”
    “……”
    不用切嗣繼續解釋,舞彌就已經理解的他的意圖。
    “舞彌你從東岸潛進去,我從西邊……要找一個既能觀察sber的
    戰斗、又能監視起重機處的觀測點。”
    “我明白了。”
    舞彌手持ug突擊步槍,小跑著消失在倉庫街的陰影中。切嗣邊確認著發信器的反應,邊小心翼翼地向反方向移動。
    抱著熟睡的蘿莉櫻往家里跑的雪兔突然感覺到碼頭爆發出強烈的魔力氣流,不由的停住了腳步。
    “哥哥,有什么事嗎?”
    “小櫻,你想成為一個合格的魔法師嗎?”已經和蘿莉櫻解釋過圣杯的規則和殘酷性后的雪兔發出這樣的問題。
    “恩,小櫻一定會成為合格的魔法師。”
    “那現在開始給你魔法師重要的一課——魔法師之間的廝殺,如果討厭的話就閉上眼睛吧!”輕柔的撫摸小櫻的頭發,看著雪兔渴望而閃爍眼睛,小櫻用力的點了點頭。
    “恩”
    ……………………
    “游戲到此結束!lncer!”sber和愛麗絲菲爾抬起頭。想要尋找這個聲音的主人。
    “lncer的……ster?”
    愛麗絲菲爾環視周圍,卻沒發現人影。因為聲音來的突然,就連這聲音是男是女、從哪兒響起都沒來得及判斷。難道是幻覺?總之對方似乎不打算讓sber和愛麗絲菲爾看到自己,“不要再費時間了,那個sber很難對付,所以我允許你用寶具,速戰速決。”
    sber不禁被他的話牽動了神經。寶具——終于lncer的主人催促他使用最強的技能了。
    “明白了,我的主人。”
    lncer突然改而使用尊敬的口吻回答著,同時他改變了自己的姿勢。
    他隨手將左手的短槍扔在了腳下。
    “那么……那個長槍就是lncer的……?”
    在sber的眼前,lncer右手中長槍的咒符被慢慢解開。那是一把深紅色的槍。槍刃上纏繞著一股與剛才完全不同的魔力,仿佛不祥的海市蜃樓。
    “就是這樣。上去殺了她。”
    lncer雙手持搶。發出了陣陣低吼。sber也將身子壓低,更慎重地預測lncer的動作。寶具所能發揮的效果,大體分兩種。一種是邊喊出真名邊發出必殺威力。sber的必殺技就屬于這種。雖然現在被結界覆蓋著的“誓約勝利之劍”,而一旦解脫偽裝呼喚其真名,她的寶劍就會放出光的激流,連千軍萬馬也不足為懼。說這是能讓大地變為焦土的寶劍也不足為過,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這是決不能使用的。
    而另一種,則是武器上已經具有的屬性,將其作為寶具來使用。sber的“風王結界”就是屬于這種類型。光憑它是無法傷到敵人的,但它能引導戰斗至更有利的方向。雖說效果并不是很強大,但只要能靈活運用,也可能成為取勝的關鍵。
    然而,lncer的槍究竟屬于哪種?
    可能是后者。sber的直覺告訴她。lncer繼續和sber僵持著。
    最先出手的是lncer。與他之前使出的華麗多變的招式相比,這直直的一擊甚至讓人感到笨重。仿佛根本沒有預測sber的下一招,不,甚至沒有打算防御她的反擊。
    sber理所應當地用劍輕巧地擋住了刺來的槍。可這原本應該不痛不癢的一槍,卻……
    突然刮起一陣怪異的風。
    以相抵的槍劍為中心,沒有任何預兆地卷起了一陣旋風。
    “啊?!”
    sber驚訝地喊了出來,往后退了三步。lncer然卻一臉坦然地表情,根本沒有準備追來。在愛麗絲菲爾看來,她根本沒弄明白發生了什么。
    只是一陣疾風,只有一瞬間而已,并不是有什么別的魔力。但問題在于這風是從哪里來的,因為這明顯不是lncer手中的槍造成的。不過,感覺驚訝的也只是sber一人而已。lnce。笑了起來,對她的驚訝嗤之以鼻。
    “你的劍,暴露出來了。”
    “……”
    得意地低語著的lncer和不明所以而沉默著的sber。明白這件事緣由的,只有這兩個當事人。
    風是由sber的劍發出的。正確說來,應該是來自于她的“風王結界”。結界內被壓縮用來扭曲光的折射的空氣,被一瞬間釋放了出來。就在與lncer槍劍相抵的那一瞬間。
    然后,破損的結界內所露出來的“真劍”一角,被lncer看到了。而他剛才那番話,則是他的槍撕裂了“風王結界”的證據。
    “你的劍刃我已經看清了,我不會再被你迷惑了。”
    lncer咆哮著沖了過去。如他剛才所說的,每一槍都是致命的攻擊,沒有多余的動作,每一招都計算精準。而sber只能盡力,用劍奮力擋去每一次攻擊。
    剎那間一把黃金劍的殘像在閃爍中出現。
    “……”
    不斷泄露出的氣壓聚成了一股強烈的颶風,猛烈地吹散了sber的金發。毫無疑問,是那把紅槍解除了“風王結界”。在不斷的交戰中,原本看不見的寶劍現在卻已幾乎完全暴露了出來。
    “可是……那把槍……”
    還有辦法,sber這樣鼓勵著自己。用雙手使出的槍術,應該是自己所見過的普通招數。在不斷的進攻中,sber敏銳地發現了對方的一個漏洞。這一擊就算不擋,只要能閃開就行,靠鎧甲的硬度也能防住他的攻擊。這是一個反擊的絕妙機會。sber當機立斷地轉手將劍刺向lncer的肩部,而不去管擦過肋腹部的槍尖。這點力量,憑鎧甲就能擋開,而自己的劍,則可以將對方砍成兩段……
    突如其來的痛感使sber一下清醒了。
    撤回刺出的劍,將身體轉向側面在地面翻了個身。當時情況只能用千鈞一發來形容了。lncer的槍上,卻是血跡斑斑。
    不用說都知道這是誰的血。
    好不容易逃脫lncer追擊的sber立刻站起來繼續牽制對手,但她臉上痛苦的神情卻沒有隱藏。
    “sber!”
    不再去考慮到底發生了什么,愛麗絲菲爾立刻使用魔法,想治愈sber肋腹部的傷口。
    “謝謝你愛麗絲菲爾,我沒事。治愈魔法起效了。”
    她邊說著邊捂著傷口,看來傷口的疼痛還未完全解除。
    “果然沒法輕松取勝嗎……”聽了這話,lncer卻沒有一絲失望的表情,反而一臉興奮地喊了起來。
    看來這個男人,是一心想與強敵戰斗。sber咬著牙冷靜了下來,她的腦海中在將一連串事態拼接,以求找到事情的緣由。
    鎧甲確實抵住了lncer的槍,可即使如此,槍還是刺傷了自己。而且,現在sber的鎧甲上,居然沒有一絲傷痕。
    這樣推測,只能有一個結果,那就是當槍碰到鎧甲的剎那,鎧甲消失了。雖然sber無法靈體化,但她至少還能操縱鎧甲使其實體化,也就是說她的鎧甲是由魔力構成的,而不是像愛麗絲菲爾為她買的衣服那樣,是現實存在的。再聯系到之前風王結界的解體……當他的槍碰到結界的那一刻,結界就松動了。
    “……我懂了。我知道你那把槍的秘密了,lncer!”
    sber低吟著。面對敵人的強大,她再次咬緊了牙。那把紅色的槍,能切斷魔力。不過,這也不是從根源上解除魔法,因為現在sber身上的鎧甲還都在,風王結界也仍在工作。槍的能力只有當接觸魔力時才能生效。那就趁那一瞬間切斷魔力,或許能使他的槍失效吧。
    雖然這寶具的破壞力平平,但它的能力卻對自己構成相當的威脅。servnt武器的優劣,可以說是由其魔力和魔術效果來決定的。所以無論多強的servnt,在lncer面前,估計都只剩望洋興嘆的份了。
    “你還是放棄你的鎧甲吧sber,你在我的槍面前,和赤身捰體沒什么兩樣。”
    面對lncer譏諷式的話語,sber嗤之以鼻。“如果脫掉鎧甲就能讓你這么得意,我會很頭痛的。”
    既然已經認清了lncer的槍的秘密,那就沒什么可怕的了。誰輸誰贏還沒定呢。sber身上包裹的銀色鎧甲,猛然間四散飛去。
    愛麗絲菲爾目瞪口呆,lncer則是瞇起了眼睛。
    護胸、護腕到護腿,一片都沒剩下。sber自動解除了鎧甲。鎧甲的碎片失去了魔力的供給,漸漸如同煙霧般消失了。“既然防御不了,那就只能在被砍之前砍到你了。覺悟吧!lncer!”
    sber身穿單薄的便裝再次開始了戰斗。槍尖從下方刺來。她靈巧地躲過,用半身與lncer對峙。她不再防御,只是隨時準備著能逆向一擊砍倒對方。
    sber決定用不顧結果最后一擊來分勝負,每個人都從她臉上看到了她的決定。
    “最后的一擊啊,這就是所謂的孤注一擲嗎。”
    lncer用懷念的語氣一臉滿足地說著,而話語中明顯帶著緊張。
    除去鎧甲的sber不光是感覺輕松了,原本用來維持鎧甲的魔力也被注入了她的攻擊中。對于擁有“釋放魔力”技能的sber來說,這具有相當大的意義。
    所謂“釋放魔力”,就是指將魔力大量聚集在手中的武器和四肢里,可以根據需要隨時將魔力爆發出,來瞬間提高運動能力的技能。
    也就是說,sber的每一個動作都能瞬間加速。而看上去只是個嬌小少女的sber,卻能自如地使用那柄大劍并像一個真正的力量型戰士那樣戰斗的原因,也正是如此。
    既然能將所剩魔力全部用于近身戰,她動員了所有能用來“釋放魔力”的能量。這樣一來,她的力量和速度和平時相比幾乎高出百分之六十。每一擊都包含著足夠強烈的破壞力。
    從被迫解除鎧甲的不利轉化為舍棄鎧甲的有利,這就是她用來對付“破魔槍”的方法。
    “你的勇敢和利落我非常欣賞……”
    lncer如同在公牛面前的斗牛士,挑釁似的橫向挪動著腳步
    “不過現在,我想說,你失策了,sber。”
    “那就試試看吧,等吃了我這一劍你再說。”
    sber毫不示弱。她向前沖去,在那里lnce,的長槍完全發揮不出優勢,如果他跟不上sber的速度,那他必死無疑
    注視著對手的腳步,她計算著時機。lncer應該能通過她身上的魔力計算出她突進的速度,但她還有一個計策……
    一點,只是一點,lncer的腳步遲鈍了下來。他踏在一塊由沙粒組成的地面上,那沙粒應該就是從柏油馬路上卷起的。lncer的腿陷進了沙中,動作停下來。
    sber沒打算放過他,一聲劇烈的爆炸振動了空氣。原本看不見的黃金寶劍,現在正在夜空中閃閃發光。
    這是“風王結界”的第二作用。在解開結界的那一瞬間,風會像武器一般無情地向敵人攻去,但這也是只能使用一次的攻擊方法。
    而這次sber將它作為秘密武器使用。之前狠狠地揮動著劍,只是為了突擊,為了能夠加速。
    從黃金劍里解放出的空氣在sber背后推動著她。因為使用全身的力量進行“釋放魔力”,她的身體已經化為了一顆超音速炮彈。
    而這時sber的速度,達到了通常的三倍。現在想后悔已經來不及了。即使lncer會使sber身負重傷,她也做好了在那一瞬間取其性命的準備。超過音波數倍的高速突進使周圍大氣壁被打破,沖擊波將周圍的瓦礫與樹葉吹散的無影無蹤。
    lncer沒有反應。他仿佛放棄了迎擊,紅色的槍一動不動。
    但他的腿動了起來。
    在高度集中的意識中,比剎那更短的時間卻被無限延長了。
    這時sber發現了。lncer的破綻是他裝出來的,他并非無意陷入沙坑,而是故意踩進去的。
    也就是,能帶給lncer勝利的位置——那里是lncer順手扔開短槍的地方。
    “你失策了。”她的腦海里浮現了lncer剛說的話。
    她看到了lncer勝券在握的笑容。“這是你的失誤”,從他的眼里,她看到了這樣的話語。
    lncer用腿踢起腳下的沙子,然而飛上了空中的不是沙子,而是剛才lncer扔掉的短槍。那刀刃正對著sber飛來的方向。短槍身上的符咒也已被解開,符咒下顯出金黃|色的槍身。
    此刻,sber天生敏銳的第六感,清楚地告訴她,她錯了。
    她不應該以為槍就應是雙手武器,這原本就是個陷阱。難道自己看到他雙手各自揮著一把槍的時候,就沒有點警覺嗎?
    或許,這對lncer來說才是正確的用法。
    那個servnt,或許曾是個因“兩支魔槍”而使人聞風喪膽的英靈。
    而且,寶具也絕不是只限于一個的。
    她盯著那只短槍,看著槍刃上纏繞著的強烈的魔力。她無法停止自己的行動,只得靜靜地等待剎那之后,利刃刺穿喉嚨的那一刻……
    第十三章介入
    ps:今天雙更,理由你懂得——小逸
    就在sber被lncer刺穿的瞬間,一陣強烈的能量在倆人中間爆發出來。
    顯現出身影的是身穿黑色概念武裝的雪兔,懷著抱著迷迷糊糊的小櫻。
    “阿拉~~貌似打擾你們的戰斗了,真的很對不起。”雪兔完全不帶歉意的說,嘴邊還掛著戲謔的笑容。
    旁邊的sber和lncer緊張的將武器對準了雪兔,防止雪兔突然發動攻擊!
    又有不知職介的英靈和ster介入”綺禮看著場中的情況,有些難以啟齒的說道!
    “是誰?”時臣有些疑惑的問道,自己是‘知道’綺禮的性格的!聽他難以啟齒的聲音,有些好奇的問道!
    “是您的女兒,小櫻!”綺禮最終還是將自己所見的事實告訴了時臣!
    “什么!!!”遠坂時臣震驚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送到間桐家的小女兒居然當上了ster,成為了自己的敵人!不過遠坂時臣不愧是追求真理的純粹魔術師!僅僅只是稍微震驚了一下就恢復了平靜!
    “你先繼續觀察吧!我要思考一下!”即使是有了心理準備,遠坂時臣還是有些擔憂!
    “難道你打算抱住那個小女孩來和我戰斗嗎?還是說,你打算以那個小女孩來做盾牌來阻擋我的攻擊嗎?”lncer不屑的對雪兔說道!他作為一個騎士!一個信奉騎士道的正規騎士,自然對雪兔這種卑鄙的手段感到不屑!雖然他理解錯誤了!
    lncer的話一出,旁邊的sber和愛麗絲菲爾的臉色立刻就變了!滿臉緊張且眼神中充滿了厭惡的看著雪兔,于sber這個公正、正直的騎士王以及善良的愛麗絲菲爾來說,星夜的這個舉動是非常令人厭惡的!
    “白癡!你會把自己的ster拿出來做盾牌嗎?”極其平淡的一句話,瞬間就擊碎了lncer和sber對自己的誤會!
    而愛麗絲菲爾則皺著眉頭看著雪兔,實在有些搞不懂雪兔這個古怪servnt的舉動!把自己的ster告訴別人真的好?并不是說ster并不是不能讓別人知道。而是這個ster實在太小了!
    “哥哥~~。”蘿莉櫻緊緊的抓住雪兔的衣服表示此時不安的表情。
    “完全沒問題,全部交給我吧!一瞬間就能解決了。”雪兔溫柔的安慰著小櫻,說完后lncer和sber狂妄的話語說震驚。
    “……糟糕,這下可糟了。”
    ride站在冬木大橋的拱柱上眺望倉庫街上的戰斗,低聲叨念著站起身來。
    “什、什么呀?”
    看到彪形大漢的servnt第一次露出焦急的神情,韋伯感到了不安,緊緊地抓住了鋼骨質問道。“lncer使出了殺手锏,他好像要盡快決出勝負。”
    “不,現在時機還未成熟……”
    “笨蛋,你在說什么呀?”
    咣的一聲rider踩響了腳后跟的鋼骨。全身緊靠鋼骨的韋伯,覺得那聲響甚至震動了自己的骨頭,又像是一聲悲鳴。
    “我本想在人聚齊之前先靜觀其變的,可是這樣下去sber會吃虧的,到那時出手就晚了。”
    “晚了?——你不是打算,等他們互相打得筋疲力盡的時候再出擊的嗎!”
    “……我說小ster,你是不是誤會我的意思了?”rider蹙起眉頭,好像對幾乎一笑不笑的小丑的演技感到掃興似地,低頭看著腳下的ster。
    “我確實希望其他servnt不會上lncer挑撥的當。那是理所當然的吧?與其一個一個地把他們找出來,還不如把他們聚集起來,跟他們大斗一場來得快。”
    “……”
    韋伯忘記了回應,意識到自己與這位勇敢無比的英靈之間所形成的認識落差,驚呆了。
    “聚齊起來……大斗一場?”
    “對。像這樣與不同時代的英雄豪杰交鋒的機會是少之又少。如果六人全到齊了,我是不會放走任何一個人的。”
    兇猛而又充滿危險信號的低吟猶如獅子低吼一般從rider的喉嚨處漏了出來,但是從他吊起嘴角的表情里卻可以看出一絲笑意。在韋伯看來這是rider獨有的抿嘴笑。
    “現在sber和lncer,兩人都擁有熱血的男子漢氣概,我很欣賞他們,就這么讓他們死了真可惜。”
    “不殺死他們,又該怎么辦?!圣杯戰爭不就是互相廝殺嗎!”
    韋伯那有些歇斯底里的聲音,被突如其來的一擊,無情地打斷了。
    “勝利了也不消滅對手,稱霸了也不侮辱對手。這才是真正的‘征服’!”
    rider挺起胸膛直言道。然后他拔出腰間的配劍,劃過虛無的天空,將空間劈裂開來。。
    瞬間伴隨著漩渦狀奔騰的魔力流,出現了一個閃閃發光的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綜漫之無限萌制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