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綜漫之無限萌制 > 綜漫之無限萌制第3部分閱讀

綜漫之無限萌制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天趁這個功夫解決了兩人的問題。
    …………
    在上學路上,同校的學生對雪兔這一幫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現在的雪兔也變成學校的名人,不過此時的名氣貌似是負面的,對名雪而言,這種對自己哥哥帶有歧視性的目光是完全無法接受的,擔憂的看著毫不在意的雪兔。
    當雪兔走進自己的教室的時候,瞬間,熱鬧的教室就變得萬籟俱寂,看向雪兔的目光中透露出驚恐的信息,雪兔知道昨天的事情大概已經傳遍了,對如此發達的信息傳播速度只能表示嘆服,笑了笑就走向了角落自己的作為。
    但是也有人對此并不害怕,班長藤林杏就向著星塵走來,憤憤的說道:“你個混蛋,居然去打架的,你想死一次嗎?”
    “嘛,嘛,別在意,小事而已,以后應該不會了。”雪兔笑著說道。
    “雪兔……”椋也流露出關切的目光。
    “雪兔,沒想到你還是那么給力,竟然這么厲害,以后出去跟上我,我們一統小鎮吧!”春原激動的紅光滿面的說著熱血的話。
    忽然旁邊一只腳把春原踢飛,原來是岡崎,“嘛,別在意這個生物,但是這次也太過火了吧?沒事吧?”
    雪兔看著圍過來的眾人,雖然有的說的話可以無視,但是對自己的關心還是可以感受到的,雪兔笑著毒大家說:“大家,不用擔心我喲,區區小事,大丈夫,萌大奶~!”
    隨著上課鈴聲的響起,眾人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老師戰戰兢兢的走上講臺,每次碰到雪兔的目光都會不由的哆嗦幾下,整堂課低著頭照本宣科。貌似被害怕了,雪兔如是想到,為了不打擾同學們的正常上課,于是雪兔從后門走了出去,教室的眾人整齊的送了一口氣,對于雪兔曠課的行為都選擇了視而不見。
    在上課時間,沒什么好地方去,資料室是個不錯的選擇,那里都是些陳舊的資料,鮮有人來,睡覺剛好,于是雪兔向資料室走去。
    “……有紀寧?”雪兔意外的看著資料室里的有紀寧無語的說道。
    “啊,是哥哥來了啊。”有紀寧治愈的笑道,自然的喊出了向往已久的稱呼。
    “話說,為什么你在這里?”雪兔問道。
    “我是這個資料室的管理員啊?”有紀寧解釋道。
    “……我說的不是這個,為什么在上課的時間你不在上課?”雪兔問出了重點。
    “我預感到哥哥要來,就在這里等著了喔!”有紀寧想當然的說道。
    “就算這樣也不能當做曠課的理由,身為學生就應該好好上課。”雖然感覺不錯,但是這不能做位于一個曠課的理由啊。
    “那哥哥大人呢?……”有紀寧直指核心。
    “……嘛,不用在意,只是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雪兔笑著。
    “哥哥,要來炒飯嗎?”有紀寧指著本不該在出現在資料室的廚具詢問道。
    “太早了,還不餓。”
    “那哥哥要來點咖啡嗎?”有紀寧指著咖啡機說道。
    “那就來杯吧,有紀寧,這些東西你是怎么來的啊?”對于一個資料室出現的稀奇古怪的東西,雪兔已經無力吐槽了。
    “有了這些不是方便多了嗎?”有紀寧煮著速溶咖啡說道。
    喝著有紀寧的速溶咖啡感受著治愈的味道,雪兔不可否認。
    “哥哥,需要咒語嗎?我的咒語是很靈的。”有紀寧抱著一本叫【常用咒語百科全書】的書問著雪兔。
    “咒語啊……下次吧,就回去。”隨著下課鈴聲的想起,雪兔向有紀寧告辭離開。
    看著雪兔離開身影,有紀寧目光中充滿感動和淚水,她知道昨晚發生的事全都是為了和哥哥的約定。
    ps:誒,感覺這章太水,各位將就下吧——小逸
    第十章黑色的回憶
    為了不給1年e班的同學再增加壓力,也暫時不想去資料室的雪兔走到理事長室。推開門,嘛,小櫻不在,太好了。
    雪兔躺著理事長室軟綿綿的沙發上像一條蛇一樣卷成一圈,“真舒服,感覺官僚主義真腐敗呢,什么時候可以在家里放一張就好了。
    窗外的微風徐徐的吹進理事長室,本來就疲倦的雪兔不知不覺就閉上眼睛睡著了。
    櫻花飄舞,早已離開的人,只能在夢中相見。
    “你是誰?”站在一身破爛的雪兔面前的是威風凜凜的月下武姬,一頭銀發披落在身后,顯得神圣不可侵犯。
    “問別人是誰的時候,先自報家門才對,可愛的小姐。”
    “可愛你個頭,想打架嗎?你這家伙。”銀發小姐頭上的“”不斷的在增加。
    “那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坂上智代,普通的初中生,輪到你了,可疑的家伙。”
    滿地的不良內牛滿面,你丫的還是普通初中生,世界都沒正常人了。
    “我說我是來打醬油的,你信嗎?”
    “你這家伙,想死一次嗎?”智代終于忍不住抓起雪兔的衣領。
    “嘛嘛,別生氣,我的名字是水瀨雪兔,現在在旅行中,我到這里的原因的是我家孩子掉在這來了。”雪兔甩著雙手解釋道。
    “你家的孩子?”
    “是,是一個很可愛的黃|色的貓哦!”
    就這樣,被誤為不良的雪兔和他的妻子有了第一次的邂逅。
    …………
    就這樣,已經開始邂逅,又有了再會,隨著雪兔和智代相處,互有好感的2人確定了戀人關系。
    但是雪兔卻在苦惱如何對自己的女朋友智代交代自己的來歷,直接說明的話在這平凡的表世界里都會被當做精神病患者吧。就在雪兔苦惱的時候,世界突然崩壞,完全沒有預兆。
    “哇啊啊~~雪兔,我的鷹文和我的雙親都死了……,還有人想把我捉走,要不是……哇~~”智代撲到雪兔的懷里。還在苦惱的的雪兔卻迎來了一個震驚的消息,智代的家人在光板小鎮中全部遇害了。按照clnnd的劇情,就算智代的家人全部遇害也會在高中畢業后的事情,但是智代還是高中一年生。事情變得離奇起來了,有人在光板小鎮內無故死亡,是蝴蝶效應嗎?
    安撫好智代的雪兔準備作調查,無論是誰做出這樣的事,他必須死,雪兔黑色的眼珠里閃過一道紅光。
    “別殺我,我沒有殺害的人類,只不過稍微進食一下而已。”一個倒在地上渾身發抖的死徒。
    “那是誰要求你們來這里的,你忘記了暗世界的盟約嗎?”雪兔眉毛皺了起來。
    “我們的上位者要求我們集合在這里,抓取美貌的年輕chu女,相關的人員全部處理了。”
    “最后一個問題,你們的上位者是?”
    “說的話你會放過我嗎?”
    “不說的話現在你就死定了。”
    “是朱月大人,恩~~,你……不守信用。”剛說完,死徒的頭就被砍飛了。
    “我沒答應過說出來會放過你。”
    調查結果令人震驚,是暗世界的死徒做的好事,領導者還是令人震驚的月之王,所有真祖的起源——朱月。
    “看來這個世界和我原來的世界差不多,是綜合的世界呢,失策了,之前經驗變成自己前進的絆腳石了呢。”雪兔的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了。
    “唔……誰?”感覺被撫摸的雪兔從夢中醒來。
    一睜開眼就看到金色的雙馬尾的芳乃櫻,這時雪兔才發現自己睡在小櫻的膝蓋上。
    “膝枕是所有男人的夢想和浪漫,開心嗎?”芳乃櫻調笑道。
    “一點也不。”
    “夢到什么難過的事情了嗎?睡個覺就鄒著眉毛,這可不行哦,雪兔。”芳乃櫻關心的說。
    “啊~~是么?!謝謝了。”雪兔馬上坐了起來。
    “剛回來就弄出那么大的動靜,你打算怎樣收場,需要我的力量嗎?”芳乃櫻意有所指。
    “凡人的智慧,這件事很快就能解決了。”
    “真的嗎?讓我拭目以待吧!”
    “走了,88。”
    “雪兔真是個壞孩子,想來就來,滿足了就放置ply,真是,真是太………”芳乃櫻一副被拋棄的情人一樣的表情。
    “太有男人味了。”芳乃櫻滿眼小星星。
    咔啪~~一頭黑線的雪兔果斷關上門,在這待多一秒鐘心臟傷不起啊!
    …………
    隨著鐘聲的響起,“下課了嗎?這么悠閑的日子真不錯呢!”雪兔自嘲道。在學校瞎逛的雪兔不自覺地走到一個很大的道場,門口寫著‘劍道社’。想了一下,本來有的猶豫的雪兔還是拉開了大門。
    “有人嗎?”
    劍道社很大,同樣,也非常空曠,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
    竟然只有一個人!這時雪兔的第一反應,但看到那個熟悉的,閉著眼跪坐在場中的紫發美女的之后,真的是毒島冴子!
    微笑的雪兔率先開口道,“好久不見了,冴子,歡迎我來加入劍道社嗎?”
    毒島冴子睜開了眼睛,一股伶俐的氣勢撲面而來,眼神之銳利,開口說道:“好久不見了,雪兔,歡迎加入劍道社!不知道你的劍術是否依然精湛呢?”
    雪兔淡淡一笑,點了點頭道,“以后還請學姐多多指教!”
    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毒島冴子心里隱隱有些興奮,站起身子,拔出了木刀,舔了舔有些發干的雙唇,道:“雪兔,拔刀吧!”
    “誒~~真的要動手?很麻煩耶!我認輸好了。”雪兔有開始犯懶了。
    “你這家伙,在侮辱我的劍道嗎?”冴子咬牙切齒。
    “嘛嘛,真不能開玩笑呢,冴子。就來過兩手吧,反正昨晚還沒過足癮。”雪兔隨手拿起地上一把木刀。
    ps:明天還是要上班,提前更——小逸
    第十一章劍道社的挑戰
    毒島冴子,劍道名流毒島家族的千金小姐,劍術超群,曾經連獲兩屆劍道冠軍,聽說實力有可能已經是全日本第一——不是青年組,是全日本的。
    籠罩在這些光環下的毒島冴子完全感覺不到開心,因為他從小就被一個只靠劍道為生,一點武士道精神都沒有的家伙壓著,一次,一次都沒贏過。3年前雪兔的離開讓她黯然很久,雖然取得了很大的榮譽,但是心中總是空空的,失去對手的冴子感覺失去的生活的目標,即使同為社員劍術精湛的川澄舞都沒辦法彌補自己心里的空洞,隨著時間的流逝,空虛感越發嚴重。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他回來了,當雪兔推開門得時候毒島冴子就知道證明自己生命意義的人又回來了。渾身激動得發抖,太令人高興了。
    “誒~~真的要動手?很麻煩耶!我認輸好了。”這家伙的聲音依然很欠揍。
    “你這家伙,在侮辱我的劍道嗎?”冴子咬牙切齒。
    “嘛嘛,真不能開玩笑呢,冴子。就來過兩手吧,反正昨晚還沒過足癮。”雪兔在旁邊隨便的拿起一把木刀,隨意的站在一邊,滿身破綻。
    面對雪兔的弱點,毒島冴子雙手持刀,快如閃電的刺向雪兔的面門,以冴子的水平,就算是木刀也會出人命的,但是基于對雪兔和自己能力的信任,起手還是直取要害。
    雪兔深邃的雙眼沒有出現驚慌的神色,而且微微翹起的嘴唇展現出雪兔非常不錯的心情,貌似碰見了好玩的事情。沒有選擇躲避的雪兔直接用右手的劍從下方架開冴子,同時削向冴子的雙手。
    冴子看到格擋了自己的攻擊并且劃向自己雙手的攻擊,迅速改變劍勢,提手轉身,躲開了雪兔的攻擊并且利用回旋的慣性從下方挑向雪兔。雪兔迅速側開身子,躲開了冴子的挑同時右手同時斬向冴子,呈橫掃千軍之勢,讓冴子感覺到擋無可擋,迅速跳開,躲離了雪兔的攻擊范圍。
    擊退冴子的雪兔并沒有乘勝追擊,依然站立在原地擺出防御的姿勢。
    被看小了呢,冴子心中的怒火燃了起來。
    突然,冴子雙腳猛地一踩,身影一陣變換,朝雪兔沖了過去,高速的移動,恍惚間,他、冴子似乎突然變成了三個人。
    緊接著,木刀就像黑色閃電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雪兔斜刺過去。
    雪兔后退一步,木刀微微右移擋住冴子的突刺。冴子迅速收劍接著朝左側急刺,雪兔以相同的方式抵擋。
    “啪!”“啪!”“啪!”“啪!”“啪!”
    冴子的高速連刺在外人看來簡直像十數把劍同時攻擊一樣,雪兔雖然不斷后退每次也只是以微小的動作抵擋但卻完美的擋下了冴子的所有攻擊。
    劍道社的道場回蕩著木刀撞擊的聲音,不知不覺劍道社站滿了圍觀的人群,除了劍道社社員以外,還有下課的學生,他們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許多自認為很強的劍道社社員見到雪兔和冴子的對決才認識到原來自己是多么的渺小,都慚愧的低下了頭。
    兩人各自后退了幾步,又回到剛剛開始的對決一般。
    “現在熱身運動完了呢,準備正式開始吧!”依然悠閑的雪兔。
    “誒,也對呢,好久沒做過這么舒暢的熱身運動了。”冴子微笑的點點頭。
    不過圍觀的群眾就受不了,這么激烈的對抗只是熱身運動?不過他們對接下來的對抗更加期待了。
    這時毒島冴子擺好起刀式,“毒島流派劍士,毒島冴子,請多多指教。”
    “啊啦?要自報門戶嗎?真頭痛,不過算了,反正也算紀念了。”
    說著雪兔也擺出拔刀術的姿勢,壓低了身子整個人像是隨時準備撲向獵物的豹子一般。
    “幻世流劍士,水瀨雪兔,請多多指教。”
    兩道黑影互相交錯,劍道室里響起了一陣陣劇烈的撞擊聲,兩人的對決異常的激烈。剛剛只是單純的攻與守,現在卻是雙方拼命的對抗,不可同日而語。
    冴子舉起木刀,對著雪兔,眼露紅光,嘴角露出一絲有些怪異的微笑,身子微微顫抖著,就像是身體已經到達了極限的樣子。“毒島流——第七式————————龍卷!”
    龍卷風一樣的劍氣沖向雪兔,雪兔左手好像劍鞘一般虛握著劍身將劍收回身側,微微低下身子不閃不避的徑直沖了過去。
    “幻世流——第一式”。
    “——龍牙擊”
    雪兔以拔刀術的姿勢發出一道劍氣直逼冴子,劍氣直接撕裂風壁。
    雪兔出現在龍卷中央的身旁,再次拔刀出鞘。
    “——奧義——斷罪”
    啪~!
    冴子的木刀斷成了兩節,雪兔木刀的前端差之毫厘的只在她的喉嚨處,雪兔露出淡淡的笑容,“……貌似,我贏了。”
    冴子渾身一顫,臉上有些潮紅,鮮艷的嘴唇微微一張,喃喃道:“濕了……”
    “??……”
    “冴子,你說什么?”雪兔沒有聽清,有些疑惑的收回了刀。
    “沒什么,這次算我輸了!”冴子恢復了平靜,撿起掉落在一邊的木刀,然后將其收入刀鞘后,嘴角微微一笑,道:“好久沒有和這么強大的對手交戰了,這種感覺……真是令人興奮!”
    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京介一眼。
    “接下來就多多關照呢?雪兔。”
    “誒,多多指教,冴子。”雪兔的微笑里隱含著其他的意味。
    這時學校的同學正式見識到雪兔的武力,能打敗全國第一的毒島冴子的人怎么可能是弱者。雪兔一夜血洗不良的負面影響也稍稍減退了。
    “這個就是你所說的對策嗎,但是還是遠遠不夠。為什么拒絕我的幫忙,為什么…………”站在理事長室窗口的芳乃櫻喃喃自語。
    ps:由于3次元的坑爹,今天還是得提前更——小逸
    第十二章雨話
    “雪兔,我介紹其他社員給你認識。”冴子似乎并沒有被打敗而影響心情,反而如沐春風的紅著雙臉拉著雪兔。
    “這是xx,xx,xx………。”冴子一個個的介紹著。
    雪兔唯有一個個打招呼過去,突然雪兔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佐佑理、舞?”雪兔眼中盡是不可置信,不是雪兔認不出來,而是舞的氣質變化太大了。明明離開時舞經自己的“調教”還是個元氣娘的說,怎么才3年就變成了三無了?
    一頭藍色單馬尾的美少女沉默寡言站在人群最后,手持木刀的高挑身材,凜然的身姿,很有“女劍士”的味道,感覺和吾王很像。在他身邊的是佐佑理,還是那么治愈的樣子。
    “歡迎,雪兔。”舞的聲音還是那么動人,不過三無的表情破壞了美感。
    “歡迎回來,雪兔。”佐佑理的聲線還是那么治愈。
    “起碼說完歡迎回來吧,舞。”雪兔反射性的吐槽了。
    …………
    冴子很驚訝的看著雪兔與佐佑理、舞的對話,:“你們認識嗎?”
    “當然了,佐佑理和舞可是我的青梅竹馬呢,和你一樣,自小就認識了哦。”雪兔一臉微笑。
    “為什么你沒對我說過,舞?”感覺被欺騙感情憤憤的冴子說。
    “你,有問?”舞側著頭,雪兔和冴子都一頭黑線了。
    “舞,有好好努力嗎?”
    “有,一直。”
    “恩”
    “算了,冴子,有點事我要找你談一下,單獨的。”
    突然,舞抱著了雪兔,并堅定的望著雪兔,說道:“雪兔,是,我的,和佐佑理的。”
    “啊,舞這么說太不好意思了。”關系最好的兩個人都在這里,佐佑理也來湊熱鬧,聽到舞的話,佐佑理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道。
    此時作為事件的主角尷尬的說著:“舞,你這么說雖然讓我很高興,但是還是不要在這么說容易引起誤會的話了。”
    舞萌萌的歪了下頭,看著雪兔,聽著不明所以的話,眼中充滿了疑惑。
    冴子不知道雪兔為什么這么問,“……啊?”然后側著腦袋,露出一個如往常一般的笑,“有什么事嗎?”
    “很重要的事哦。”
    “這樣啊……來社長室吧。”
    天空開始飄著細雨,恩,這種天氣最適合推到了……以上是亂講了。
    地點:劍道社社長室人物:冴子,雪兔,外帶舞和佐佑理2只事件:人生相談
    “舞,該放手了吧。”依然被舞抓著右手的雪兔滿頭黑線。
    “討厭?”
    “誒,隨你喜歡吧……”
    “那……冴子,什么時候開始了……”正色的雪兔突然冒出句沒頭沒腦話。
    “什么?”冴子摸了摸細長如月的眉,疑惑地望過去。
    “殺人的沖動。”
    “為什么這樣說。”冴子拿著茶杯的手開始發抖。
    “剛剛和我對決的時候不是一直想把我殺了嗎?”
    …………話音剛落,就冴子陷入沉默之中
    過了56分鐘,冴子放下手中的茶杯:“果然還是瞞不了你,為什么會知道。”
    “只是對殺氣有點敏感罷了,加上冴子你不是嗜殺之人,身外朋友的我才要問清楚,在我離開的3年里你發生了什么事?”
    “就在你離開之后,再也沒有人在劍道上壓制得了我,就算是父親大人都不行了…………后來我發現自己越來越空虛了,但是不知道如何發泄內心的不滿,所以我只有每天超量的訓練揮劍,但是依然沒辦法……”
    “直到哪一天,在初二的一天,我回去地有些晚,走夜路的時候被一個男人襲擊了,嗯,就差不多在公園那邊……我知道我有木刀,不怕他的,但是還是裝著膽怯的樣子……那男人果然出手了,呵,我反擊了他,毫不猶疑的……反擊了……那男人的肩胛骨和大腿骨都都斷了……”
    “太盡興了……真的太盡興了,簡直……無法形容……這,才是我真正的樣子啊……沉迷在力量里無法自拔……真的很開心啊,從來沒有這么開心過…………很丑的……”
    冴子這樣說著,眼神空洞,陰影籠罩在她臉上,雙手互捧著手臂,很用力,顫抖起來,哪里有半分平日里劍道名門之后的模樣。
    “我啊,剛才是,真的想斬殺了你的……如果我手里真的是……呵,其實也沒什么差別,我內心是個殺人狂……我也管不住自己了,每次揮刀,都想殺了你啊……”
    “剛才的不是我吧,我一直在這樣想,可這種事,否定不了的……我的本質,就是那樣子的……一直以來,都騙了很多人,還要繼續騙下去的,被雪兔你知道了啊……對于這樣一個沒有任何理由就沉迷于強大力量之中的我,你還覺得是個普通女孩么?”
    “這一切都沒有改變啊……我,這么骯臟的我,也不配是繼承了毒島家教義的劍士了吧……”
    冴子有些自棄地說著,雪兔倒也安靜地聽,直到她停下來,才問道:“說完了?”
    “……呃……”
    “我們是好朋友、好對手吧……你出事了當然得幫你,按照你父親那性子估計是指望著這坎得你自己過,那就是十年八年后的事情了,會出事的……”
    “你的心境太差了,有強大的力量卻沒有相應的覺悟,……唔,就像劍道,也有分殺人劍和活人劍,你父親以前這么問我的,我沒說,說給你聽好了。其實哪有一劍刺進要害不死的,都得死的,又不是奧特曼……無論你抱著怎樣的心情揮劍,劍都是用來殺人的,畢竟是兇器。你說要殺我,就算不抱著殺我的想法揮劍,真打到要害了,我還是死了。”
    “你跟我是一樣的……以前我也覺得自己很厲害啊,整天出去打架什么的。你看,我現在也就這個模樣……”
    “反正我現在在這里,你也打不過我,總能幫你壓著點,時間還長,慢慢來,不急的。嗯,就是這樣。”
    雪兔斷斷續續地說了不少,外面已經全都暗了下來,冴子埋著頭不知想些什么。
    雪兔正出神地望著,忽然覺得冴子似乎往這邊湊了湊,發出的聲音就在他耳邊,能清晰感受到她的呼吸,香暖濕潤,感覺很親昵了。
    “雪兔你……你這樣說了,是要……負責任的……”
    冴子的聲音很小,帶著些細微的開心,雪兔也是笑了笑。
    “呃,我是沒有問題……”
    舞的手勒得更緊了,雖然在表面上看不出來。
    ps:老實說,這章我抄了很多,大家無視啦,今日的節操保住了——小逸
    第十三章魔術師徒
    離開劍道社的時候,天氣都暗了下來,滿頭的繁星都悄悄的高掛在純凈的夜空中。
    “舞,今晚來我家吃飯吧!也應該檢查一下你的進度了。”雪兔溫柔的說。
    舞盯著雪兔看了一下,用力地點了下頭,接著紅著耳朵低下了頭。
    “那現在去買點菜回去吧!最近都在秋子阿姨家吃,家里的貨存都空空如也了。”
    “晚飯,我的。”舞輕輕拉一下雪兔的衣袖。
    “好吧!讓我試一下舞的手藝吧!”有點驚訝的雪兔還是輕易的答應了,看來深得秋子阿姨的真傳。
    接著雪兔和舞像情侶一樣一起到菜市場買菜,像他們這樣的學生到菜市場買菜還是很少見的,頓時引起了很多人的議論。
    “那不是光板學校的校服嗎?”
    “當然是啦!絕對不會認錯的,我的兒子就在光板讀書的。”
    “他們是在一起同居了嗎?怎么一起買菜?”
    “嘛~~現在的年輕人真大膽……”
    不過雪兔依然我行我素的在貨攤砍價,完全不受外界影響,雖然舞沒什么表情,不過都快烤熟的耳朵出賣了她此時的心情。完全被誤會的2人終于回到了雪兔的家,放下手上的食物,雪兔一下就躺在沙發上。
    “今日真的累死了,各方面都是呢……"
    “休息,洗澡,吃飯?”舞靠近雪兔詢問。
    “嘛~~你去煮飯吧!我先洗個澡先。”說完的雪兔在沙發上彈了起來,走向浴室。
    “恩”答應的舞就穿上圍裙在廚房忙碌了起來。
    20分鐘后雪兔圍了條浴巾走了出來,在冰箱里拿出麥茶狠狠的喝了一杯。
    “洗澡后一杯麥茶真是賽高啊!世界真和平呢!”剛剛喝完麥茶的雪兔像老頭子一樣感慨。
    靠在門邊得雪兔看著舞忙碌的身影不由的癡了,智代還在的話…………
    “舞,將來娶到你的人肯定是個幸福的家伙,真羨慕。”雪兔不自覺地蹦了一句。
    語音剛落,舞的頭都冒起了紅煙。
    “啪”
    舞只有用手刀吐槽了。
    說這么快飯菜就準備好了,3菜一湯,2人上座了。
    “沒想到才過3年舞的手藝變得這樣好了,現在我更加妒忌和你共度一生的家伙了。”不斷往嘴里塞菜得雪兔依然不放棄調戲舞。
    “…………”貌似看穿雪兔的目的舞一臉平淡。
    “真是的,舞越來越不可愛了。”
    “吃飯,禁止,說話”
    “是是~~”
    肚子都變成圓球的雪兔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太滿足了,要死了。”一臉一本滿足的樣子。
    看著在地上賣萌的雪兔,舞手腳利索地收拾好碗筷,熟練地洗好、放好,一切一如從前。
    做完工作的舞正坐在雪兔面前,“一切都做完了。”
    “那~~舞,讓我們來好好交流一下吧!”雪兔一臉壞笑。
    “我的朋友不可能這么少。”雪兔輕聲念出自己的魔法啟動語,
    “啟動——固有結界_無限萌制”
    本來還是雪兔家的房子變成陽光明媚的鄉村,小橋流水,十分美麗的景觀。
    “固有結界?”被驚呆的舞想起了雪兔曾經說過的話。
    固有結界(relityrble),即具現化自己心象風景的魔術。一旦被發動,會使周圍的空間變化成完全不同的風景。心象風景的具現化,也就是說固有結界是在境界不變的情況下替換自己與世界。這時候,自己與世界的大小會替換掉,世界被完全關進一個小小的容器里。這個小小的世界就是世界卵,也成為了理論的名稱。傳說中魔術師的象征之一——固有結界。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舞,跟我來吧,介紹我的伙伴給你認識。”
    “米娜,我回來咯。”雪兔輕步走進一個貌似很落伍的村莊。
    “歡迎回來,雪兔。”突然冒出一個類似獅子的小貓撲到雪兔懷里。
    “啊~~式,我回來了。”
    “阿拉,今天又是不同的女孩啊!雪兔,你到底要多鬼畜啊!”在屋里出來的莉莉一臉鄙視。
    “不要說得我想花花公子一樣,我不是隨便的人,我還沒鬼畜到要對自己的徒弟下手………”
    “隨便起來不是人?”
    “………呃………”
    “不吐槽了,胃好疼,式,還有胃藥嗎?”
    “不是上星期吃完了嗎?”雪兔直接在村口otz。
    “好了~~不說笑了,這個是誰?好好給我們介紹一下吧!”莉莉正色的說。
    “她的名字叫川澄舞,我原世界的徒弟。”
    “這位金發美人就是異世界的完美的騎士王——阿爾托莉婭·vi·布里塔尼亞,是我們世界的亞瑟王異空間同位體,簡單來說就是王一位。”
    “現在是我的女管家,我不在的時候都由她管理這里的一切。”
    “聽到你的介紹后很想給你一發exclibur。”莉莉的頭上都布滿了“”。
    “你好,重新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阿爾托莉婭·vi·布里塔尼亞,平時叫我莉莉就好了,這里的人都是這樣稱呼我的,現在是這里的暫時代言人。”
    “你好,我的名字叫川澄舞,是師匠的徒弟,也是他的同學和朋友。”
    莉莉和舞馬上就相處的很融洽了,真厲害。
    “那~~無節操的雪兔,你帶舞來這里干什么,活人不能在這里留太久,你知道的。”
    “反正2小時左右沒關系,我帶她來這里是為了更好的教導她的能力。這樣說把,舞很有可能將來和我一樣,她的能力和我差不多。”
    “那真是厲害呢。”
    “你好好教導她把!最近我的睡眠有點不足,先去補覺了。”拍拍屁股的莉莉飄走了。
    舞盯著雪兔,就差沒看出有花了。
    “舞,以后我會向你解釋的,等你的實力上去以后呢。”
    “約定”
    “當然”
    來,去我的“戰場”,那里最適合現在的你了。
    ps:首先恭喜高三的學子脫離苦海到另外的無涯去,今日吾的妹妹也是高考完,先祝高三學子都能上到理想的大學——小逸
    第十四章幻想具現
    雪兔帶著舞來到一個和劍道社很像的道館,輕松的推開門走進去,首先進入眼簾的是一個持劍得藍色短發少女在不斷的揮刀。
    “喲,沙耶加,今日只有你一個人在練習嗎?杏子呢?”
    “啊~~是雪兔啊!杏子那家伙說肚子餓了就離開吃飯去了,來練練嗎?”
    “不了,今日有點事,辦完了就得離開了。”
    “哦~這位少女是誰?”這時沙耶加才發現雪兔背后的舞。
    “她的名字叫川澄舞,我原世界的徒弟。”雪兔還是一樣的回答。
    “切~原來不是情人,真是失望。”沙耶加一臉不滿地轉過頭。
    “到底你在期待什么?”雪兔滿頭黑線。
    “那~作為前輩就先自我介紹吧,我的名字是美樹沙耶香,這里的人都叫我沙耶加,本職是魔法少女,多多指教。”貌似成熟的沙耶加像淑女一樣介紹自己。
    “魔法少女?”舞開始懷疑自己的腦容量不夠用了,那不是電視上少女變身后拯救世界的動漫故事?魔法少女是真實存在?
    “不用懷疑,舞,沙耶加的確是電視動漫中的魔法少女哦,真實的存在哦。”雪兔一眼看穿了舞的疑惑。
    “你好,我的名字叫川澄舞,是師匠的徒弟,本職是魔術師,多多指教。”感覺進入固有結界的舞的話變得多了起來。
    “現在我要用“戰場”了,沙耶加,先離開一下好嗎?”
    “當然可以,好好努力,先走了。”沙耶加拿起手中的劍欣然離開。
    …………………
    “好了,舞,拿出全部實力來,能碰到我就算及格了,不然的話以后的訓練加倍。”轉入嚴師模式的雪兔嚴肅的說。
    “我的期待永無止境。”舞輕聲說出魔術啟動詞。
    話語剛落,舞拿起手上的木刀插在地上,發出嬌喝,“幻想具現”。
    “疾”,舞背后出現了無數把木刀并指揮攻擊雪兔。
    “哦~已經能做到這種階段了嗎?不過還是不夠哦?”雪兔輕松地以厘米只差躲過無數木刀的攻擊。
    “禁忌?四重分身”看到目前到的攻擊無法威脅到雪兔,舞改變策略。3個和舞一模一樣的的人在舞的身上分離出來,不過分離出3個舞的本體舞卻無力的軟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哦,是雪兔哥哥,歡迎回來,好想你哦!”舞不斷地揮舞著雙手。
    “是3年前的舞嗎?那現在的舞呢?偽物?”雪兔的目光閃爍不定。
    “你就是那個負心漢嗎?好想砍了你,切入手感一定很好,啊哈哈………”舞b一臉的猙獰。
    “對手很強,建議配合進攻,以上。”舞c面無表情的說,不是三無而是完全的理性分析。
    “原來如此,是把感情具現分離啊!了不起呢,舞。”雪兔直接指出了四重分身的本質。
    “你這家伙,給我死一萬次。”舞b直接拿起直接具現一把的太刀直接攻了上來。
    “哥哥,一起玩游戲吧!”舞也是直接具現一把太刀直接使用拔刀姿勢發出一道劍氣。
    “遠程支援交給我。”舞c跳到空中具現出大量的木刀投射。
    雪兔面對圍攻一步都不離開,只是身影變得有點虛幻了。
    “死吧~~呃……””舞b揮刀直接穿過雪兔的身體,完全沒有砍中的實感。劍氣和無數的木刀都穿過雪兔身體,可惜都猶如打在空氣中,完全留不下一點痕跡。
    “舞,你及格了,不過這個招數的缺點很明顯哦,你的本體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目標中,速度型和空間型的對手很輕松就能解決你哦。”雪兔突然出現在舞本體后面抱著舞。
    “是。”舞點了點頭。
    “嘭”“嘭”“嘭”分身都消失了。
    “什么時候你學會了這個招數的。”
    “自從你離開之后,我發現自己的感情波動變得很快,變換速度快得讓我自己都控制不住,后來強烈的感情自己具現出來了,就是另外的自己。看到一模一樣的面孔,我很害怕,怕自己不知道會變得怎么樣,就在具現出3個分身之后我發現可以通過控制自己的情緒拉控制她們的出現,我就慢慢變得越來越沉默,最終變成了這個樣子。”靠在雪兔懷里的舞輕聲訴說。
    “舞真的是一個天才呢,我一直希望的事情都被你做到,真的很了不起哦,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的,等到你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緒的時候就會消失了,不過這依?br/>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綜漫之無限萌制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