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助踐為孽 > 助踐為孽第2部分閱讀

助踐為孽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時候病人是不能亂來的,否則就會脈象不穩,所以他是時不時的悄悄一使勁,老大夫就不停的皺眉,把旁邊的四個人搞的心急如焚。
    這樣過了好久,老大夫還是愁眉苦臉的。狄月家終于是看不過去了,問道:“大夫,我楊兒的病情到底怎樣啊?”剛才她以經向男仆人問了,自己的孩子是在花園里的樹旁邊躺著的,而額頭上又有傷口,應該是從樹上掉下來的。只是她很不明白,自己的孩子從來不會去爬樹的,而且他上午一般是到外面去賭錢的,怎么今天就到了自家的后花園。這個畢張揚啊,從昨晚開始好像就變了一個人。
    “哎!”老大夫捋著胡子,無奈的說,“令郎的脈象異常的混亂啊!”提起自己的木箱子,起身,“老夫的確是毫無辦法,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搖頭嘆息,“這次的診金也不收了!”
    四個人頓時感到無比的絕望,難道畢張揚就這么樣沒治了?上天也太不長眼了吧!
    不行,沒想到自己還玩過火了,等下他們請來一個神醫,自己可就玩完了。畢張揚想想就覺得可怕,那就要讓自己來點招數了。
    “動了,相公的手指動了!”秋凌可是一動不動的看著畢張揚,生怕他有個三長兩短,雖然說結婚兩年不是有很多的感情,可畢竟是自己的相公啊!
    旁邊的四個人一聽到這話,集體看向畢張揚。
    “疼,腦袋好疼!”畢張揚抱頭在床上打滾,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狄月家馬上撥開行動遲緩的大夫,握緊畢張揚的說,“楊兒,你怎么啦,可別嚇我!”淚眼婆娑。秋凌也是馬上過去,因為床是放在房間中間的,所以她能夠握緊他的另一只手,“相公,你可千萬別丟下秋凌啊!”渾身發抖,是真的被嚇壞了。
    嘻嘻,我怎么舍得丟下你呢?畢張揚在心里暗笑。兩個仆人也馬上圍了前來,一時間叫聲不斷,凄慘狀簡直就像是死了人一般。
    不行,快受不了了,趕緊結束吧!畢張揚突然睜開眼,用迷離的雙眼看著他們,一臉的驚恐,幽幽的冒出句:你們是誰?我怎么在這里?突然用頭撞床沿,“我是誰?”
    第六章做回自己
    這個時候老大夫又擠了進去,可能是想那點診金,畢竟自己那么大的年紀了,出來一趟容易嗎?昏花的老眼看著畢張揚,像是若有所思的樣子。畢張揚眼角的余光瞥見老大夫的樣子,演得更加的賣力,很多時候還是的注意看似無害的老姜。
    “他這是因傷失憶了!”老大夫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當然是明白這么一回事的。
    失憶,這病是真的可以說大說小,眾人忙問:“還有別的嗎?”得到了老大夫的否定后,眾人心里還算是安心了。狄月家臉上卻是閃出一絲笑意,怎么回事?原來自己的這個兒子還小就被其父親慣壞了,養成一身惡習!吃喝賭坑蒙拐騙,還不時和社會上的無賴混在一起為了一只斗雞或者是蛐蛐打群架!不會嫖是因為性功能不好,否則一定會的。這次要是真的完全失憶了的話,自己正好可以給他灌輸思想,讓其有可能光耀門楣,重振家風!
    秋凌看到自己的婆婆這時還有笑容,不禁有些氣氛。可是當她看到狄月家的眼睛時,心里就明白了,本來她也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子。
    老大夫隨便留了幾帖藥就拿著診金走了,中藥最大的好處就是不要怕病人吃了藥有什么副作用,不能治好也是有那么一點滋補作用。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他們四個人被畢張揚弄得團團轉。一會兒說好冷,被子剛蓋上去,又說太熱了。剛喝完水,又說要吃的,吃一點又不要了,而且還不準把碗放在房間里。可是一會兒又說要吃了。還不停的耍小孩子脾氣,弄得幾個人哭笑不得。
    畢張揚要的就是這么樣的效果!
    以后的幾天里,陸續來了很多的人前來探視病人畢張揚,而狄月家也就為他一一介紹,他就一邊裝傻,一邊收集信息。許多天后,畢張揚算是了解了總體環境的大概。
    自己是在春秋時的越國境內,時間應該是勾踐的父親剛死沒多久,現在和吳王闔閭打仗。
    而自己這個家很久以前是很輝煌的貴族,后來因為人丁單薄,慢慢地就衰落下來了。到了畢張揚的父親這一代,就只做了個很小的文官,而且又早死。以前的那些世家就不愿再幫助畢張揚走上官途了,所以他就沒有當官。
    而這個家也是被以前的那個畢張揚敗壞的差不多了,幸好狄月家會當家,才不至于讓這么個家倒下。現在只是頂個空殼,只是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個殼子還是可以撐段時間的。這就解釋了為什么花園那么大,卻是雜草叢生,諾大的家里沒幾個仆人。
    從那些人嘴里不是吐露的消息來看,自己還是有一大推的狐朋狗友的,可是這么幾天也沒見到一個人影。應該是被自己的家人弄出去了,畢竟家人可是巴不得與他們斷絕來往!
    哎,這還真是家家都有那么一本難念的經,原本以為自己回到這里可以有吃有喝,然后抱著美女死去,看來還真不是那么回事!
    這么幾天,別的畢張揚還是可以忍受的,只是晚上就難熬了。睡在秋凌的身邊,卻不能有更近一步的動作,天天頂著個斗篷,難以入眠啊!
    “過來呀!”畢張揚躺在床上,向秋凌招手,“讓為夫好好看看你。”秋凌面帶羞澀的向畢張揚走過去,誰不知道自己的相公想做什么。現在倒好了,自己的相公不和自己的那一群狐朋狗友在一起廝混了,可是卻成天黏上了自己。現在可是大白天啊,又要和自己做那個事了。
    畢張揚輕輕的捧起秋凌的小臉蛋,仔細看看,然后很是深情的說:“你瘦了!"只是一句話就讓秋凌的淚水在眼眶打轉,太感動了。以前自己的丈夫哪里會說這樣體貼的話,看來還是因禍得福啊!“你怎么啦?”畢張揚最見不得就是女人在自己面前流淚,不是說會煩,只是那樣讓他感覺自己很是沒用。“好啦!不哭了,行不?"一把將她摟進自己的懷里,另一只手緩緩滑過她的發絲,“以前是我不好,現在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待你!”秋凌一聽,那是更加的感動,哭得更慘了。
    “乖,不哭了哈!”畢張揚感到自己的小弟又很不聽話了,真怕自己弄得腎虧了,“我去給你買糖吃哈!”還是沒有止住秋凌的淚水,看來的來點恨得了!
    “哎呦,我的頭好痛!”畢張揚突然放開秋凌,雙手抱頭。“相公,你沒事吧!”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秋凌措手不及。而畢張揚還不停的在床上打滾,秋凌也以極快的速度爬上床,并且是緊緊的抓著他的手。
    畢張揚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笑容,秋凌發現的晚了。早就被畢張揚一個翻身壓在身下,“我是騙你的啊!傻瓜!”秋凌見自己的相公沒事,故意假裝生氣,嘟著嘴說,“你怎么可以這樣,害我好擔心!”別過頭!畢張揚嘻嘻一笑,雙手把她的頭掰回來,對著自己,嘴對著她的耳根輕聲說,“娘子,你這是小白兔進了狼窩,跑不了的!”暖暖的口氣,似有似無的摩擦,早已把秋凌弄得是心猿意馬。
    畢張揚慢慢地將嘴靠近秋凌的紅唇,一場纏綿的熱吻拉開了序幕。
    “好了!”畢張揚卻突然起身,留下還閉著眼睛的秋凌。不是說畢張揚也不行了,只是有兩個原因:一,自己今天的功課時間到了:二,絕對不可以一次性滿足女人,要讓她自己回想與想象,這樣才可以很好的俘虜她的心。
    雖然說這個家里沒什么錢了,不過藏書很是豐富,可以讓畢張揚這個喜歡古代文化的人,大飽眼福。不過,這些字畢張揚不認識,無異于甲骨文。要說小篆或者是大篆的話,他還有些可以看懂。而且,這些竹制的書的,包含了各國文字,簡直就是亂七八糟的。真的要好好感謝秦始皇,不是他的話,那么都種文字,可真是要讀書人的命啊!
    他向藏書室走去,秋凌也馬上跟了過去。自己這個相公以前是決不百~萬\小!說的,現在卻是天天吵著自己要自己教他認字,寫字。秋凌自小跟著其父親,也算是飽讀詩書了。畢張揚很是慶幸自己的身份是個紈绔子弟,不然就混不過關咯。
    第七章被人打了
    現在的畢張揚生活過得是很愜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晚上還有秋凌陪著,可以看到許多在自己那個時代已經絕版了古書籍。wenxuei雖然說家里是沒落了,可是錢財這些還是不用畢張揚去擔心的,怎么說家里也還有許多田地,最不行就賣了田地也還可以養活二代人。有一天狄月家悄聲跟畢張揚說,“你現在什么也不用去想,最關鍵的就是給我生個大胖孫子出來,最好多生幾個。這樣我就是死了,也有面子去見泉下的列祖列宗。”
    還真是把我當成種馬了,嘻嘻,不過,本種馬只是負責交配,繁育之事不在考慮的范圍。畢張揚心里暗想,本來他就沒有打算很快就生孩子,一向認為一個男人連個家庭都承擔不起的話,就別生孩子。靠著祖先的財產養活自己的后代,那是很窩囊的。所以現在畢張揚和秋凌做事的時候都是硬撐著不射,或者是到達了洞口再射。雖然秋凌對他這種做法感到很是吃驚,不過這事情也不是好聲張的,也就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話說有一次,秋凌因為感染了風寒,吃飯的時候嘔吐不已。可是把狄月家高興壞了,還以為是懷孕了,親自去請了個大夫,沒想到大夫搖頭說只是感染風寒。狄月家頓時像是個泄了氣的皮球,要他們兩個抓緊一點,千萬不能放松,這個是最為要緊的事情。他們兩個互相吐舌頭,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
    “好久沒有出去了!”畢張揚放下手中的書本,伸個懶腰。對于外面他是沒有太大的興趣,就算這里是國都,可是應該也不會繁華到哪里去。只是想去看看,打仗時期的國都到底是怎么一副場景。秋凌趕緊為他披上一件衣物,說:“我去叫費韞陪相公去。"費韞就是那天從花園里背畢張揚出來的男仆人,渾身是肌肉,濃眉大眼一身黑,就像座鐵塔。
    “叫他做什么?”畢張揚又把那件衣服披在秋凌的身上,雖然說是在南方,可是這天氣還是有那么一些冷。“我只是出去散散心!”突然語音一變,用京劇的唱腔唱到:“娘子放心,為夫已經痛改前非!”還帶著招式。斗得秋凌咯咯直笑,自己的相公還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以前怎么一點也不知道。以前的畢張揚出去的時候是經常要帶著費韞出去的,一來讓他充當打手,二來是為了監督他不亂花錢。
    告別了秋凌,畢張揚一個人走在街上,整條街還算是比較繁華的,有買有賣的,但還是以貨易貨的比較多。這個時期的商業還算是可以的,畢竟那個“重農抑商”還沒有流傳開來。看了會兒,畢張揚從心底想,要是自己有心做生意的話,一定會賺很多錢的。這是因為很多的人急于用某樣東西,就把自己的東西與之交換,而兩者的差價還是比較大的。
    好像戰爭也沒有對這里產生多大的影響,可能是戰爭太過于平凡了,人們已經有那么點麻木了。
    有個問題困擾了畢張揚很久,就是自己一穿越就跑到了秋凌的床上,那么,原先那個真正的畢張揚去哪里了。今天他突然想到,既然那些人有能力把自己弄到這里來,就肯定會有辦法把那個畢張揚弄走。看來自己原先擔心會不會出現個真假畢張揚,看來是純屬多慮了。
    走了兩圈,畢張揚好像聽到有人呼喊自己。他心想,反正我是不認識他們,何必和他們在一起。就沒有理會他們,自顧自的走動,頭也不回。
    不一會兒,畢張揚的衣服就被人扯住了,“好小子,叫了你,你還不應了!”回頭看,是幾個抱著斗雞的街頭無賴,不時向過路的婦女吹口哨。
    畢張揚看見他們就不是很爽,掰開扯住自己衣服的手,擺正自己的衣服,冷冷的說:“請問各位有什么事?如果沒有什么事的話,我要走了!”幾個無賴看到他這么個正經樣,哈哈大笑,手中的斗雞被嚇得胡亂撲翅。
    “喲,看來你是從樹上掉下來,腦袋砸壞了吧!”剛才那個扯畢張揚衣服的伍易現是圍著他轉了一圈,然后有手指敲打他的頭,“好像沒有砸壞啊!”
    畢張揚哪里吃的下這樣的侮辱,本來就是個心高氣傲的人,“滾開!”厲聲喝道!手也不停著,左手用力一推,抬起右手就網伍易臉上打下去。
    話說打人不打臉,打臉會上火。伍易本來就可以算是這個地方的一街霸,在大庭廣眾之下吃了自己原本的小弟的耳光,當然也是會發火的。伍易重重往臉頰一抹,目露兇光。“我要殺了你!”揮著拳頭沖向畢張揚,畢張揚見事不好,想要拔腿就跑。只是,他的腳沒有伍易的拳頭來的快,一拳,正中了他的后背。伍易不待他有反應,掃堂腿緊跟而來,重重的踢在他的小腿處。
    伍易本來就有那么幾下手腳的人,而且是怒火燃燒,用力很大。剛吃一拳的畢張揚就感到無力了,馬上再中一腿,頓時要倒下。
    只是那群人怎么會如此就甘休呢?馬上又有另一個伸好了拳頭等著他,一拳直擊小腹處。
    馬上又圍上來五六個人,放下手中的斗雞,對畢張揚拳打腳踢,此時的畢張揚腦子里是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能想。
    斗雞在街上撲撲亂飛,還不停的叫喚。旁邊馬上就聚集了很多圍觀的群眾,對著他們指手畫腳的,就是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制止那群人的暴力行為。
    “我讓你打我!”伍易一直踹著畢張揚,嘴里還不停的叫囂,“來呀,來打我啊!”
    伍易不知道,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后有一雙眼睛已經盯上了他。這個人就是費韞,他剛好出來買東西,卻見到自家少爺正在被少爺以前稱兄道弟的那群人毆打。
    “少爺,我來了!”費韞沖進人群,一手就把伍易提了起來,用力一甩,把他甩到了兩米開外。“你們去死吧!”又是一聲怒吼,碗大的拳頭的左右開弓,打在兩個人的臉上。那兩人的臉馬上就扭曲了,牙齒從嘴里飛出。
    費韞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解決了三個,那些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還在打畢張揚。費韞也是毫不客氣,一手提起一個人,直接摔在地上,馬上又補上一腳。抬起右腿,向另外三個人踢去,三人馬上就倒地。費韞馬上抱起畢張揚,對躺在地上的人說:“今天就先到此為止,我家少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話,你們就買好棺材!”
    第八章發誓,我會是強者(求票和收藏)
    “少爺,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費韞哭訴著,完全不像剛才的人了,“我帶你去看大夫。”
    “放心,我的命大的很,沒那么容易死去。”畢張揚想顯得自己無礙,可是聲音很是微弱,話還在嘴里一口壓了很久的血就涌了上來,直接吐到了費韞身上。馬上就暈了過去。
    “少爺,你醒醒啊!”費韞用力搖晃畢張揚的身體。費韞是什么樣的力量?別說已經是身負重傷的畢張揚,就算是旁人也受不了他這力量。
    “小費,別搖了。”畢張揚緩緩睜開眼,幽幽的冒出一句,“再搖的話,我不死也會骨頭散架的。”費韞又是感動的淚水橫流,少爺變了好多,現的他對自己是那么的好,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忠心。
    背到大夫那兒,大夫當時一看,馬上就拒絕收治畢張揚。看他那副慘樣,就知道命不久矣,自己是治不好的,可是傳出去就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雖然說是鍍金的。費韞可不管了,難道要自己的少爺就這樣死去?抓著大夫的領口,提起,“我告訴你!我家少爺要是醫不好,你就下去為他陪葬!”大夫兩條腿在半空中搖晃,“盡力,盡力,小的一定盡自己最大努力!”“一定要醫好!”費韞咆哮著,張大的嘴好像要把大夫生吞下去。
    大夫什么話也不敢再說了,畢竟他也是看到了費韞剛才動手的那一幕,心里想想還是會怕的。為畢張揚仔細的把脈,眉頭忽皺忽舒,把費韞弄得忽喜忽悲。
    “有什么快說!”費韞實在是受不了這樣的煎熬了,“別跟我說醫不好,否則我殺了你!”拳頭緊握,怒目橫眉,好像畢張揚是被大夫打傷的。大夫可是委屈的不得了,人既不是自己打傷的,還說不能醫好要自己的命,這世道啊!可是大夫卻沒有愁眉苦臉的,反而笑了,笑得很是開心。“放心,你家少爺只是皮外傷,多修養幾天就會沒事的。”心想:幸好他沒事,否則我就有事咯。
    “小費,我說了我的命很長的吧!沒那么容易死的。”畢張揚微睜著眼說,極力的表現的很輕松。突然間的,畢張揚想到了一個自己一直忽視了的很是重要的問題:自己來這個世界好像是用了二十年的壽命換的,自己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個長命的人,再被減去個二十年,沒有多少時間了吧。人生總不能就真的渾渾噩噩的過去了吧,自己可是還想要有那么一番作為的,看來以后還是得好好的計劃下自己的人生該怎么過,活出精彩。誰會知道,就這么一次意外卻讓畢張揚大徹大悟,還將出現一個叱詫風云的畢張揚!
    費韞看看自己的少爺應該是沒有什么大礙了,激動的握著畢張揚的手,死死的看著他,淚水不知怎么的就掉下來了:“少爺,你沒事真的很好,沒事真好。”畢張揚很是艱難的抬起右手,輕輕的拍費韞的肩膀,“哭哭啼啼的怎么像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我不是很好嗎?”費韞一邊擦著淚水一邊說:“少爺,我只是擔心你,擔心你會有事。”畢張揚臉色突然一變,口氣也隨之變得很是嚴肅:“你要記住,不論什么時候,一定不要變現的很軟弱,不要學著女兒之態,有事沒事就淚水沾巾。”費韞這個沒讀過什么書的人,哪里聽得明白畢張揚這文縐縐的話,但是大體的意思還是明白的,“嗯,少爺,我知道了。”
    “給錢!”大夫手一伸,很是理所當然的說,在他的眼中畢張揚這人是很好欺負的,“黃金五兩!”
    “五兩?”畢張揚的身體雖然還是很虛弱,但是語氣很是冰涼,目光也如利劍一般直直的盯著大夫。費韞見自己的少爺發怒,心里馬上也就燃起一股火氣,“五兩啊!”走到了大夫的面前,把他的手指往回掰,“到底是要多少?”大夫手指都快被他折斷了,身體也是弓如小蝦,哪里還說得出什么,嘴里倒是不停的呻吟。“小費,算了。”畢張揚看這個大夫也不算是太壞的人,決定先放過他。
    大夫對畢張揚是千恩萬謝,還免費送了好多的藥給他。
    躺了一會兒,畢張揚想到自己的秋凌可能會擔心自己,很想回去,可是又怕自己的傷會嚇著了她。左思右想還是得先回去,不能夠讓秋凌瞎擔心。“我們先回去吧。”手肘撐地,稍微起身一點又掉了下去,隨說不高但是也摔的他齜牙咧嘴的。嘴里不自覺的就罵句,“混蛋!”費韞馬上就過去扶住了他,“少爺,你還是先在什么地方住幾天吧。回去了會被老夫人罵的,而且少奶奶也會不高興。”畢張揚雖然不打算躲避,但看到費韞只對自己忠心耿耿的,心里還是很高興。“不怕,丑媳婦還遲早要見公婆的,何況我只是受了點小傷。”笑了,盡管因為臉上腫了,笑得很是難看。
    費韞從來都是聽從畢張揚的吩咐的,所以馬上就橫橫的抱起他,大步向外走去。幸好畢張揚渾身的傷痕,否則那么曖昧的姿勢不難會不讓別人想到一些很不好的事。
    “少爺,要不要我殺了那幾個混蛋。”費韞的聲音很大,惹得街上的好多人回頭看著他,不過也不是很好奇。這個社會就是一個亂世,殺人放火完全不算什么,雖然說各國還是有自己的法律的,可是那只是對于弱者制定的,只要你夠強大,就可以自己玩轉法律、玩轉條規。
    費韞問畢張揚只是個形式問題,他知道畢張揚就是有仇必報的人,而且是越快越好,每次都是要自己出手。話說費韞有如此身手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街頭打架練出來的,這個不得不感謝以前的那個畢張揚。費韞微微扭動脖子,做好熱身,隨時打算出手。那幾個人正相互攙扶著,往大夫那里走去。“算了!”畢張揚嘴里冒出這么兩個令費韞難以置信的字,“先放過他們。”“難道就這樣算了?”費韞已經是停止了腳步,有點懷疑自己的少爺是不是被打壞了,有仇不報非君子啊!“小費,記得,現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畢張揚說出句這么拗口的話,費韞很是疑惑的看著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畢張揚明白費韞就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家伙,以后說話得注意點了。“我的意思是不要老拿以前的目光看待我,現在的我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那幾個人看見他們站在街上,馬上就繞道而行,心里也是想著要報仇。
    “可是這和不要殺他們有什么關系?”費韞更加的不懂了,有仇是一定要報的啊,大家都這么說,也這么做啊。“我要的自己親手解決他們!”畢張揚小聲的但是很堅決的說,他發誓自己一定要做個強者!
    第九章找到祖傳秘籍(今日第一更)
    費韞是很不明白自己的少爺到底要怎樣才能自己動手解決那些人,只是他說了就要聽從。wenxuei從小自己的父親就跟自己說,下人唯一的要求就是聽從、服從主人的話。
    回到自己的家里,畢張揚果然又被狄月家罵了:“我還以為你會學好了,現在怎么又出去打架了,你怎么一點兒也不上進啊,這是造了什么孽啊!”秋凌看著自己的相公成了這么副模樣,很是心酸,很想過去看看他到底怎么了,可是自己的婆婆又在那里。另一方面也是感到很失望,本以為他會學好,沒想到還是和以前一個樣。
    畢張揚一句話也不說,因為他明白自己現在一說話,反而會讓她們更加的生氣。費韞也知道現在沒有自己說話的份,雖然說他沒有看見畢張揚被打的原因,但還是從群眾口中聽到了不少,很想為少爺辯解,可是現在沒有自己說話的權利。
    過了好久,狄月家的口水都已經是講干了,畢張揚才緩緩的說道:“娘,今日之事并非是孩兒之錯,實乃一群無賴欺負孩兒,孩兒并未惹事。”又來個黃梅戲的唱法,盡管是唱得很難聽,不過那個味還在。
    “少油嘴滑舌的,最近讀了幾個字,說起話來還文縐縐的了。”狄月家本來就是很心疼畢張揚的,只是要教訓他才板著一張臉,兒子的一番逗樂令她很是開心。作勢要打畢張揚。
    “少爺說得都是真的!”費韞還以為狄月家真的要打畢張揚,撲的一聲就跪在地上,“還請夫人聽我講。”狄月家看看這個榆木腦袋還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你講,別包庇,否則連你一起罰!”板著張臉,還是很怕人的,當然是裝的,因為她現在很是相信自己的兒子。
    費韞說完,狄月家當然是很滿意,自己也就領著仆人出去了。
    “相公,你沒事吧!”秋凌見大家走了,這才敢釋放自己的情緒,哇的一聲就哭出了聲音。“秋凌好害怕。”想接近畢張揚又怕會弄傷他。
    “好啦,傻孩子,我沒事的。”畢張揚可不想讓自己的女人為自己擔心,“不信啊?”他艱難的舉起手,輕輕的抓頭發,“看來我的找個證明的方法哈!”隨即壞笑一聲,“老婆,我是不是該做點男人做的事來證明我很好呢?”沒想到秋凌沒有笑反而還哭的更慘了,“相公,你一定很疼的,不要騙秋凌了。”他喜歡以現代的叫法,感到很是親切。
    畢張揚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只能是很無奈的苦笑。讓自己的女人為自己擔心,還真是沒用了。“放心,不會有下一次了。”
    經過幾天的休養,畢張揚的傷勢是好了很多。經過上次的失憶事件,他家的親戚來的更少了,不過這也給了他很多的時間去考慮很多以前沒有考慮的問題。
    自己來到這個世界,除了身體和腦袋里裝的東西,別無他物,要想混的很好,還是得靠自己,從零開始。
    “小費,你的武功這么好,不如教教我吧!”畢張揚慢慢的先給費韞倒上一杯茶,然后才是倒自己面前的杯子。畢張揚現在對待費韞就像是自己的親兄弟,所以也是很禮貌。
    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你要想混的好,首先要有個強鍵的體魄。上戰場也行,平時出去行走也是比較的安全。更重要的是,畢張揚沒有忘記的誓言,他要親手殺了那幾個人。
    “少爺,我哪有什么武功。”費韞很是不好意思的撓頭皮,“不過是仗著身上有幾分蠻力而已。”
    “蠻力?”畢張揚看到他打架的氣勢就知道,費韞絕對不是只有幾分蠻力,肯定是有武功的。不過,大家別以為這個時代的武功會弄個“降龍十八掌”或者是“獨孤九劍”之類的武功,有的只是一些招式,格斗技巧。
    “難道你還要欺騙我不成!”畢張揚的臉色突然的變的很是陰沉,目露寒光,“下人永遠是要服從主人的,你忘記了嗎?”費韞馬上就雙腿一曲,納頭便拜,那個時候還是席地而坐。“少爺,小人真的沒有什么武功,身上除了幾兩蠻力,還有點架勢就是從柴房里看到的一點東西。”
    “呵呵。小費,嚇你的,沒事哈!”畢張揚見費韞頭也不敢心里有些過意不去,又給他滿上茶,“先喝杯茶。”
    費韞憨直一笑,又是習慣性的撓頭皮。
    “帶我去看看柴房的東西吧!”畢張揚有些猴急,雖然說明明知道那東西不會如同九陽真經一樣神奇,但是內心還是充滿了期待。
    兩人快步走向柴房,不過,大廳到柴房的路還是還遠的,惹得畢張揚干著急,這個只能怪他的祖先建立了太大的功業。
    “小費,你說我可以練成和你一樣的武功嗎?”畢張揚是躍躍欲試,一路上比手畫腳的,不過,全是電視上學來的,其中比的最多的是李小龍的經典動作。武術,對于畢張揚是個完全陌生的領域,心中還是充滿了神秘感。
    “少爺,你這么聰明的人,有什么學不會,只要你肯用心。”
    是的,這個世界沒有什么我會做不成的,穿越時空我都做到了!
    到了柴房,費韞從一堆木柴低下翻出一冊竹簡,畢張揚連忙下手想要奪過來。“不行啊,少爺!”費韞一改常態,臉色嚴峻,后退一步,把竹簡緊緊地抱在懷里。
    “難道小費竟然不同意將這東西給我看?”畢張揚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費韞又開口了,“少爺,你應該輕輕的拿,不然會斷線。”
    “哦!”畢張揚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笑了,嘴角泛起一個酒窩。酒窩一向是畢張揚引以為豪的,自稱是一笑傾城,其實只是很自戀。“自己怎么就把這個問題給忘記了呢?”
    翻開竹簡,首先是幾行字,大體意思是:此書是畢家祖先在身經百戰后,根據戰場的格斗技巧編出的書本,子孫后代一定要學習!然后就是一些很簡單的圖案和簡潔的語言介紹。
    看這書應該是放在這里很久了,難怪這個家庭會沒落,家里的人已經把祖先吃飯的東西給忘記了。那就讓我來重振這個家庭吧,讓它重新輝煌!畢張揚一邊百~萬\小!說,一邊想著。自從到了這個世界,不知怎么回事,他的心變得很是渴望強大。
    “誰?”費韞突然力喝一聲,“出來!”畢張揚循著他的目光看去,角落的一堆木柴下有條人腿!
    第十章我相信自己!
    “不會是死人吧!”畢張揚身上馬上就起雞皮疙瘩,雖然說他的嘴上和心里一向無所畏懼的樣子,可是看見真正的死人每次都是頭皮發麻。
    “出來!”費韞又大唬一聲,把畢張揚嚇了一大跳,竹簡差點就掉在地上。
    那條腿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費韞昂首向前跨,走向那條腿。“你再不出來的話,我就會砍斷這條腿!”順手拿起柴垛上一把柴刀,目露兇光。這時,西下的夕陽將昏黃|色的光線投進柴房,本來就很是陰暗的柴房像是披上了一層血衣,而費韞卻像是一位浴血歸來的將軍,渾身上下全是殺氣。這么一幕,看的畢張揚也是血氣,深邃的眼神告訴人,他已經有了很重要的決定。
    “別!”柴垛里突然冒出聲音,雖然是很虛弱,但是很干脆。費韞和畢張揚同時停止了腳步,眼睛卻是一刻也不離開那條腿。柴垛里的人試圖爬起來,可是總是失敗,木柴一次次的壓在他的身上,也是沒有見到他出聲。
    畢張揚看不下去了,走到柴垛前,“你等等,我替你搬開!”馬上就動手扔開幾根柴。這次費韞沒看住他,見到他已經過去了,心里馬上就發急。這種伎倆少爺怎么不懂呢?很多時候會遇到這種事情,柴垛里的人就是為了別人靠近他,伺機而動,或者是殺人或者是向其家里要錢,也就是我們現在說的劫持人質。
    “少爺,快走!”費韞扔掉手中的柴刀,一個箭步上前將畢張揚攔腰抱住,馬上又換個手勢,將他一把推開。
    說時遲,那時快,躲在柴垛里的人馬上就躬身起來了,柴向四處飛開。費韞也不是省油的燈,抬腿就一腳,正中那人的心臟處。那人被踢的連退好幾步,背部再次與柴垛親近。費韞就像是一頭嗜血的豹子,大唬一聲,又補上一腳,再中心窩!不待那人起身,欺身上前,右腿橫掃,啪啪兩聲。那人的雙腿一軟,身體向前傾,跪倒在地。
    這么一系列的動作完成后,畢張揚剛從地上爬起來,回頭看時,費韞正舉著自己的拳頭向那人的頭部砸去。“住手!”畢張揚就不明白了,費韞怎么對那個人下如此重手,腦門吃他一拳不死也就殘廢了。
    費韞是只要一出手就很是興奮,而且在他的想法中那人是會傷害自己少爺的人,在他的眼里少爺是不能被任何人傷害的。所以下手很重,而且是慣性使然,怎么在這么個關鍵時刻可以收的回手呢。
    近了,拳頭與腦袋的距離只有三十厘米了。畢張揚不想看到自己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就這樣馬上死在自己面前,馬上別開頭。誰也沒有料到,就在這樣的時候,那個人卻躲過了那致命的一擊!他以極快的速度躺下,費韞的一拳重重的打在柴垛上。柴垛因為受不了如此重力,轟然倒塌。木柴絕大部分直接壓在那個人的身上。
    柴垛的倒塌聲讓畢張揚馬上回頭看,自己想象中的場面沒有出現,下意識的喊出聲:“小費,停手!”并且馬上向前沖!
    費韞再次不由分說,一把推開畢張揚,準備抬腳踩那個人。少爺說什么自己都可以聽,但是關系到少爺的安全,自己絕對不聽!
    “住手!”畢張揚是真的很氣憤了,撲到費韞面前,“你給我停下!”隨手拿起那柄柴刀,架在自己的脖子處,“你要是敢下手,我就割破自己的喉嚨!”他知道現在自己說什么費韞也不會聽,只有這招可以,盡管聽起來很是悲哀的做法。可是,在這個緊要關頭,不出點不一樣的辦法是辦不到的。畢張揚一開始的確是不忍心見到一個素未謀面的人死在自己面前,可是他出現這么激烈的情緒是因為他的第六感告訴自己,那個人殺不得,那個人將會對自己很有用處!
    費韞果然不敢輕舉妄動了,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我有話說!”那個人叫道,“我只是想進來那點東西吃,并沒有什么惡意。”雙手撐地,緩慢的爬起,“如果你們不相信我,殺了我!那是我命該絕在此處!我毫無怨言!”身子竟然弓著,對費韞怒目而視。
    畢張揚聽他這么講,心里是更加的歡喜了,看來一向沒有出錯的感覺又對了!他就喜歡這種個性,不怕死,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馬上就放下刀,想要去扶起那個人。沒有想到那個人抬手就是一甩,費韞馬上就要動手打了過去。不過,那個人沒有更近一步的動作,反而是說:“不用,我自己可以起來!”語氣冰冷,沒有一絲對畢張揚的感激之情表現。
    畢張揚兩人看著他很是吃力的爬起來,那個人起身連正眼也不向他們看去,只是自顧自的拍身上的塵土。
    過了好一會,那個人才向費韞看去,“兄臺真是好身手!放在此處當個下人真是可惜了!”畢張揚見他說出這種話,暗想,此人一定是個有?br/>免費小說下載shubao2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助踐為孽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