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劉備的日常 > 1.83 銳不可當

劉備的日常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十月,巴郡蠻反。
    “板楯蠻夷”,攻城取邑,其勢甚銳。州郡不能當,益州刺史劉焉,六百里速報京畿。
    少帝專開朝議。
    “刺史劉焉,欲使州郡募兵伐賊。諸公,以為然否。”少帝居高下問。
    太尉張溫,起身奏曰:“回稟陛下。益州刺史所求,乃州牧之權。廢史立牧,權宜之策。只為平關東逆亂。巴蜀并無蛾賊作亂,民生安定。號天府之國。臣以為,斷不可再開此例。”
    “太尉所言極是。”少帝又問:“若不使州郡興兵,板楯蠻又當如何平定。”
    “臣以為,洛陽周遭陳兵十萬,宜當遣而滅之。”張溫答曰。
    此言一出,百官噤聲。
    見殿內氣氛肅穆,落針可聞。少帝顧左右而言道:“何人可為朕分憂。”
    董驃騎并何車騎,正襟危坐,充耳未聞。
    朝中黨羽紛紛窺見,各自心領神會。上次蠻反,乃靈帝光和二年。蠻夷攻入三蜀、漢中等地。五年,方被太守曹謙招降。換言之,一來二回,去而再反,動輒三五載。三宮鼎立,二戚明爭暗斗。此時調兵遣將,遠離京畿。智者不為也。
    薊王一萬精銳,需拱衛函園,自不可輕動。
    簾后二太皇亦不置一語。少帝唯有硬著頭皮,喚了句:“驃騎將軍?”
    “臣在。”董重聞聲起身。
    “驃騎麾下,西涼虎賁,可否遣一支偏師入蜀,掃平賊寇。”少帝和顏悅色。
    “回稟陛下,不無不可。”董驃騎朗聲奏曰:“為朝效力,乃我輩分內之事。”
    見他似有未盡之言,少帝福靈心至,脫口而出:“然?”
    “然,巴蜀之地,山高林密。‘蜀道崎嶇,遠來勞苦’。兵法云:‘以己之長,攻敵之短。’臣麾下多甲騎具裝,不利山地征伐。”董驃騎振聾發聵。
    “這……”少帝一愣。細細想來,似乎有理。
    饒是簾后董太皇,亦不禁暗贊。驃騎幕府,廣納天下賢士,得言傳身教,董驃騎漸有宿臣之姿。
    “既然,董驃騎麾下西涼騎兵,不宜入蜀。”少帝又看向下首何苗:“車騎將軍?”
    “臣在。”何苗亦穩穩起身。
    “車騎將軍麾下,可有合適之選。”少帝如沐春風。
    “回稟陛下,臣麾下多北疆胡騎。亦不利翻山。”此理由乃拾人牙慧,何苗另有高見:“自古以來,對巴人多用懷柔之策。時‘秦惠王并巴中,以巴氏為蠻夷君長,世尚秦女,其巴氏爵比不更’。秦昭王與巴人盟誓,‘秦犯夷,罰黃龍一雙;夷犯秦,輸清酒一鐘’。秦得天下,仍以‘巴氏為蠻夷君長’統馭舊地。高祖時,‘酉、辰、巫、武、沅等五溪’之地,五氏巴人‘各為一溪之長’。”
    假意停頓,偷看朝芴蠅頭小楷,又續言道:”后‘高祖有天下,三邊外畔(匈奴、南越、朝鮮,三邊反叛)……會高祖厭苦軍事,亦有蕭張之謀,故偃武一休息,羈縻不備(注①)。’先帝光和二年,賨人攻掠三蜀、漢中,郡兵屢戰不能勝。五年,方被招降。足見羈縻乃平蠻上上之策。”
    “哦……”群臣暗自驚呼。不料何苗,竟有此真知灼見。
    董驃騎就事論事,只說兵種不匹配。何車騎卻高屋建瓴,言指政策不相符。熟長熟短,高下立判。
    董太皇心中一動,大將軍府長史許攸、主簿陳琳等,天下名士續入車騎將軍幕府。論才智,遠非驃
    inject()
    騎幕府孔融、王朗、張遜等人可比。開府的好處,不言自明。廣征博引,納天下高士,收為爪牙羽翼。如此眾人拾柴火焰高。令府主(注②)知行倍增,漸為宿臣。
    正如薊王劉備。六大謀主,才智高絕。算無遺策,未曾有失。薊王能有今日之勢,麾下良臣猛將,居功至偉。
    少帝一時詞窮。
    少年天子,羽翼未豐。此刻若不能服眾,必被群臣所輕。
    便在此時,列席朝議的右丞賈詡,起身奏道:“啟稟陛下,我主愿盡犬馬之勞。”
    少帝心中一暖。正欲開口,不料又見一人昂然出列:“啟稟陛下。太后愿為朝堂分憂。”
    正是新任西園上軍校尉伍孚。
    到底是自己生母。少帝言道:“西園衛,拱衛太后寢宮。職責重大,焉能擅離。”
    “區區蟊賊,何足掛齒。”伍孚言道:“上軍別部司馬趙瑾,足可討賊。”
    “哦?”少帝頗為意動。
    董太皇自簾后言道:“太后既命此人毛遂自薦,必有十足把握。陛下宜當允之。”
    竇太皇亦道:“西園八衛,萬余精銳。遣別部出討,亦足可守備長樂宮。”
    少帝心領神會:“如此,依校尉之言。命上軍別部司馬,領麾下人馬,入蜀討賊。”
    “喏!”
    群臣竊竊私語。何車騎更滿腹狐疑。太后意欲何為。
    下朝后,馬不停蹄,奔赴西園長樂宮,當面求問。
    “臣,何苗,拜見太后。”臣下之禮,一絲不茍。
    “二兄所為何來。”何太后明知故問。
    “乃為板楯蠻反而來。”何苗脫口而出:“巴蜀艱險,又近歲末。何苦勞師遠征,空耗輜重人馬。”
    “我兒初登帝位,若無人幫襯,必被朝臣所輕。”何太后言道:“二兄需防董氏,無暇他顧。朕,當為我兒分憂。”
    “敢問太后。別部,人馬幾何?”何苗又問。
    “約千余眾。”太后答曰。
    “杯水車薪,有去無回。”何苗急言道。
    “二兄莫慌。”太后微微一笑:“薊王少年時,隨恩師南下,堆錢伐賊,乃成佳話。今趙司馬亦攜重金入蜀。蠻人重利,必不攻自破。”
    “原來如此。”何苗忙問:“敢問太后,別部司馬,攜資幾何?”
    “一億大錢。”
    “太后當真,舍得。”何苗好一陣肉疼。
    “皆是先前販賣園中‘流香甘霖’所得。”太后言道:“只需許以重利,板楯蠻夷當望風而降。更何況,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巴蜀大姓,素與板楯蠻夷不和。誘之以利,恩威并濟,此戰易耳。”
    “太后既舍得一億大錢,自當無往不利。”何苗嘆息。
    “朕已知會趙司馬,當募三千板楯蠻勇,返回京畿。”何太后道破隱秘。
    “太后欲募私兵否?”何苗心頭一沉。
    “然也。”何太后沉聲答曰:“蠻人遠居山野,京中并無根基。當可為死士。”
    “太后招募死士,意欲何為。”何苗顫聲發問。
    “為我兒肅清廟堂,虛席以待賢良。”何太后字字誅心。
inject()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劉備的日常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